追蹤
樂天知命-八字研究所
關於部落格
  †ღ 免費八字論命/算命/諮詢服務(非電腦批命):八字命理學乃源自古人「鑑往知來」的深邃智慧,是一種利用天干和地支來準確記錄年月日時的方式,以解開生命的密碼;其係由八個干支所組成,而年月日時的各干支組合稱之為「柱」,即形成年柱、月柱、日柱、時柱,故八字又稱為四柱或四柱八字。
  • 1305559

    累積人氣

  • 318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 用神大義與取用喜忌闡微

  大家皆知,在一座建成的房屋內搞裝修,只要你不損壞房屋的主樑,房屋是不會塌陷的。如果你動了主樑,整個房屋就要塌下來。在四柱中,用神就好比是一座房屋的主樑。由於用神就相當於一個合力點、平衡點,所以在一個四柱中只能有一個用神。不存在“第一用神、第二用神”之類的假說。用神是四柱中八個力量不均衡的五行相互作用平衡後產生的合力點,這個合力點必須落實在某個具體的天干或地支上。

  用神所在的天干或地支,必須具有通達全域、貫穿全域的能力。用神就好比是一個國家的元首,其具有調動、管理、安撫整個國家的重任。用神旺相有力量,不受傷害,則整個命局層次高,命主命運必佳。用神休囚無力,又受傷害,則整個命局層次低,命主必厄運連連。

  用神在原命局中定位以後,一生都不會改變。大運、流年只能對原命局中的用神起著增減氣數的作用。當大運、流年來增加原命局用神氣數時,為上好之流年、大運,喜事多多;當大運、流年來減弱原命局用神氣數時,為凶運、凶流年,必然災厄連綿。

  原命局屬於體,大運、流年屬於用。原命局是相對靜態的,大運、流年是動態的。原命局中用神一旦確定,這一生都不會改變。不論走什麼大運、流年,一定要用在原命局中已經確定好的用神來進行判斷。社會上流傳的“用神隨大運、流年的變化而變化”這種說法是十分荒謬的。這套理論是這樣的:一個人的四柱原命局是普通格局,後來隨著大運、流年干支的變化,原命局的格局也發生變化,由普通格局變為從格或專旺格局了,當換一個大運或流年時場,又由從格或專旺變成普通格局了。在這些轉變過程中,用神的選取方式也要不停地改變。當命局為普通格局時,要按普通格局的取用方法來選取用神。而當走到某大運、流年命局若由普通格局轉變成從格或專旺格局時,則要按從格或專旺格局的取用原則重新選取用神。再換另一個大運或流年時,則命局可能由從格或專旺又變成普通格局了。

  另一種情形是原命局為特殊格局(專旺、從格等),當走到某大運或流年時,轉換成普通格局,取用神的方法由特殊格局取法變成普通格局的取法。再走到某大運和流年時,命局又轉成特殊格局。如此變來變去的,用神也在不停地變來變去。如此下來,一個人的原命局隨著大運、流年的不斷變化,其一生中命局格局不知要變換多少次?用神不知也要變化多少次?

  曾有一次我和國內某四柱大師見面,他談到原命局隨大運和流年的變化而產生格局轉換,繼而命局用神亦要隨之變化時,我笑著問:『如果你的理論成立的話,那麼從理論上來講,原命局格局在隨著大運、流年的變化而轉換格局時,也必須隨著每年的流月變化而轉換格局,因為月令是季節變化最根本的來源,也是旺衰的根本來源,繼而命局也應當隨著流日的變化而變換格局,最後還要考慮流時,因一日之中五行旺衰的變化也大不一樣,中午火旺,子夜水旺,這些因素都應該對四柱產生不同的影響,所以按你的這套理論,應該是原命局的格局和用神要隨大運、流年的變化而變化,還要隨著每年流月的變化而不停地變化,繼而還要隨著每日的干支變化而變化,最後還要隨每日的每個時辰變化而變化,這樣才叫作真正到位,是吧?而這位四柱大師當場無言以對。』大家仔細想想:如果四柱的格局和用神真如一些大師所講的那樣轉來變去的話,神仙也無法去批四柱了。

  為了正本清源,筆者在這裡將19年的研易心得公開給廣大易學愛好者們。人的四柱就是一個組織,一個結構,這個結構(組合)是一個生命最基本的、不可改變的表現形式。就好比一個分子式一樣,其不會改變基本結構的,當一個分子式的結構發生改變了,就意味著這種物質從此消失不存在了,而變成另外一種物質了,相當於化學變化了。一個人從出生臍帶剪斷那一刻起至死亡前最後一口氣,相當於一個物理變化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其基本結構(原命局四柱)是不會改變的。大運、流年都是環境。一個人無論行哪步運、哪個流年,其外在狀態發生變化了(比如:從少年到青年、青年到中年、中年到老年),但其本質(這個人及其四柱)是不會改變的,好比水一樣,無論外界環境溫度怎樣變化,其狀態如何變化(液態、氣態、固態),但其本質永遠是水,永遠是HzO。由此,有關四柱中對於用神的觀點我是這樣來看的:

    1. 四柱原命局是一個穩定的全息結構,其中蘊藏了一個人一生中所有的資訊。這些資訊以靜態存儲的方式記錄在原命局的組合之中。

    2. 用神在原命局中確定以後,一生都不改變。以每個大運、流年對原命局中用神所起作用的大小來定位這步運或流年的吉凶程度。

    3. 四柱原命局中的用神、格局不會隨著大運、流年的變化而變化,用神不隨大運、流年的變化而重新選取。

    4. 四柱原命局是一個穩定的結構,無論行任何大運和流年,原命局結構都不會發生改變。四柱原命局的八個字是相對靜態的,大運和流年是絕對動態的。

    5. 大運和流年只做動態的干支和五行來看,不是用來衡量原命局五行旺衰的標準。原命局中五行的旺衰是由原命局月令來衡量,不隨大運的變化而變化。

    6. 原命局中所存儲的靜態資訊,不一定都會在現實生活中出現。只有被大運、流年引動了的原命局資訊,才會動態地展現於現實生活中。

    7. 用神的選取並不是日主身旺時以食、傷,官、殺,財星為用神;或日主身弱時以印、比、劫為用神之類的想當然。身旺時仍有可能以印、比為用神;而身弱時照舊以食、傷;官、殺,財星為用神。這種取用方法的關鍵在於全域的平衡,流通,以及原命局的組合。

    8. 在判斷過程中,財星損害了用神,應財方面之凶事;官、殺損害了用神,應官、殺方面之凶事;食、傷損害了用神,應食、傷方面的凶事;比、劫損害了用神,應比、劫方面的凶事。應凶程度的大小,則由用神損傷程度定之。同理,財星幫扶了用神,應財方面之吉事;官、殺幫扶了用神,應官、殺方面之吉事;食、傷幫扶了用神,應食、傷方面的吉事;比、劫幫扶了用神,應比、劫方面的吉事。應吉程度大小,亦由用神受幫扶程度定之。

    9. 原命局四柱中,身弱(不從)的人照常可以做大官,發大財。關鍵點是原命局中有財、官幫扶用神的組合。」

  而徐偉剛原著的《命理正道》對“用神真實理念考辨”則下了這樣的註腳:「現代多少人能知道天命、性、理之區別?八字命學根植於宋代,其立論之淵源來自於理學,當今多少八字研究者去鑽研過理學?邵康節先生在《皇極經世書》中講:『天使我有謂之命,命之在我謂之性,性之在事謂之理。』八字是天命所體現者,首先反映的就是人性(性格)。而人世間相同的八字很多,這就說明其人稟命相同,自是為相同之性格類型也。

  看人之性格,要從五行、十神、六格、神煞多角度進行“去留舒配”來觀看。而“去留舒配”也是六格論命的主要方法。關於用神中的“用”字在八字中有二個層面的意義:一者是使用的意義,比如《三命通會》和其他古命書中常講的:『甲木用辛金為正官,用己土為正財』之類的語言,這兒的“用”字就是「使用」的意思。二者是功用的意義,是指八字中的十神是否有氣、無氣,是否有用沒有,比如《三命通會》中講:『壬、癸水用丙、丁,戊、己為財、官,若生於夏天和四季,則財官有用』,這裡的“財官有用”中“用”字是指十神的功能性來講的。

  八字中的用神原義當從這兩個角度去理解,至於體、用這個名詞,在很多古命書中是沒有的,只是《滴天髓》一書中借用了這個理學概念來作為論命的一種技法。事實上看《滴天髓》一書中對“體、用”的看法和解釋,沒一個定準,反有清談之嫌了。《滴天髓》一書中很多命理概念都有“玄學”的意味,八字命學不是玄學,它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都是可以說清的。所以我是從不清談《滴天髓》一書中的“真神”、“假神”、“清氣”、“濁氣”、“體用”這些東西來看命的!

  一般八字俗說中,皆以“病藥”用神觀為依歸,認為治療命局“疾病”的“藥物”就是用神。這種觀點出自《神峰通考》的“病藥說”,肇其源頭流濁至今,後世學者莫不以為其是正理,遂至數百年來鮮有學者窮詰其說。那麼要問的是徐子平徐大升萬民英沈孝瞻四位先生是否也持這種“病藥”用神觀?事實上根本不是!

 *八字中的四種旺衰判斷方法和格局中的多角平衡 :

  月令和天命究竟是什麼關係?日主與月令的關係是八字全域中的軸心關係,是傳統六格立論的基礎!當今八字流行理論中認為“月令”是決定日主旺衰的主要因素,其實這種想法仍有欠周延,是無法完整地闡明古人八字命學的原意!換言之,日主的旺衰跟月令是不能完全畫上等號的,月令的任務就是用來說明八字全域的重心與性質所在,它是決定其他字如何組合為吉為凶的關係。另外,月令中的“令”字是要跟算命中的“命”字聯繫起來講的,它可以從平常生活中上級“命令”下級的角度去理解它的真實的、原始的算命“天命”的含義,即《三命通會》中講“月令者為命”就是這個意思。命是令的主體,令是命的流行與執行,八字中的月令就是天命的體現。所謂“算命”的本義就是要看八字中的月令,這個字稟受了什麼樣的“天命”。

  月令只是加在“日主”身上的大框框,就是講月令可以決定日主最重要的人生事象。另外,看八字中日主及其他十神的旺衰,古法命學中有四種方法:一者:時旺,是指天時的得失;二者:自旺,是指天干與坐支的關係來看的;三者:引旺,是指天干與另外地支的交錯關係來看的;四者:局旺,是指三合局來看的。這四種名詞和判斷旺衰的方法,在《淵海子平》、《三命通會》二書的古命例中可以見到很多的例子。另外,八字原本的看法不是僅以日主的旺衰為原點來求取兩邊強弱的平衡,在六格的看法中更是要搞多角、多方面的綜合平衡的。比如:月令七殺格,則就要有食神來制伏,這時就要日主、食神、七殺三者均旺且要有“三角平衡”,這才能當作好命看。一旦觀察出何者力量不足,歲運就要補之,何者力量太過,歲運就要損之,如此才能達到三角平衡。換言之,八字中的十神要“共同繁榮,和平相處”始能作好命看。.........(中略)

  關於用神的原始理念與確實含義,在《淵海子平》中有白紙黑字明確無誤的記載,絕非後人所謂的“病藥”的用神觀;《三命通會》、《子平真詮》則稟承此一正統用神觀去討論命局。筆者將貫通匯總三書中的相應賦文篇來闡述古人真實的用神思想,還歷史上一個學術上的清白真相。《淵海子平.繼善篇》云:『取用憑於生月,當推究於淺深。發覺在於日進,要消應於強弱。』其釋云:『用者,月中所藏者,如:甲木生於十一月,乃建子之月,即以月中所藏癸水為用神,忌土剋之。要日、月、時相輔其旺相休囚可也。其餘仿此而推。』這段釋文十分通俗易懂,八字命學中的用神專指月令中所藏的人元而絕非什麼後人津津樂道的“病藥”之用神。……關於這種專責月令當權人元取作用神的觀點,在《淵海子平》中的“喜忌篇”、“群興論”、“論興亡”中曾多次提到,請讀者朋友們查書證實,以示我之不誣。由此可以看出《三命通會》、《子平真詮》兩書的確是傳承了八字命學中用神的原始理念。

  綜上所述,對用神原始理念的正確理解應該是:『日主取用月令中最有勢力的當權人元來充當日主的某類“十神”角色,要求此“十神”角色不受損傷剋制去發揮本職功能去服役日主。』對照原始用神觀去看待俗說中的“病藥用神觀”,很明顯所謂的病藥用神其實質不過是四柱中印、比一黨與財、官、殺泄耗一黨之間的平衡之神;將平衡之神與原始用神比較顯然是風馬牛不相及。正是這種在用神概念上的根本分歧,導致了後世命學滑向歧路深淵的前奏。

  再者月令正官格中,尤要細分官與殺的區別。官為君子,殺為小人,兩者焉能混為一談?《三命通會.六神篇》云:『官居殺地,難守其官;殺在官鄉,豈能變殺?』其釋云:『官為純雅之貴人,殺乃奸邪之暴客。如官居殺堂,其勢不能獨立,必混化而為殺,雖官有純雅之風,安能守乎?殺乃剛暴之人,雖有官星禮義之儀,終不由禮儀而化,故不能變殺為官也。』從這段釋文可以看出,殺與官的區別是十分巨大的。惜後世許多人,竟將官、殺混為一談,以為身強不拘官、殺,總以吉論。其說大謬。須知身強官旺必是富貴平安之輩,多君子風格;身強化殺為用縱然發貴亦多災厄,多小人風格。大概而言,正官之人端正大方,深明禮義,做事負責,謹慎上進,有權威和領導才能。七殺固有領導才能,更多有狂暴不仁的行徑,有得志小人之象。若人命中二者混雜,則其人必有雙重性格,既有正官儒雅之風,又有七殺猖狂暴躁、膽大包天、叛逆之行。既然官、殺雙存於命局而正官本重在正經謹慎,既稟此七殺任意無禮之行,必犯官災墮落也是情理中的事。例如:甲戌 丙寅 辛未 丁酉,此一男孩命,雖是財旺之局,但丙、丁官殺雙透,各自長生,是以小小年紀即有雙重性情,有時積極上進、好學,循規蹈矩,有時卻狂暴無德,不負責任,為所欲為,充滿叛逆,其官、殺之雙重性格暴露無遺。按此命局稟性,將來固然因財致貴,亦必會因財而致大災厄。正官格中透出七殺,要陽刃食神制合則吉,否則必凶且多災。例如古例參政命:庚寅 乙酉 甲子 戊辰,此命年干七殺透出,出身貧賤無疑,喜甲木日主以乙妹妻庚,以和親政策伏其暴氣,則月令正官為我所用無忌,是以尚為正人君子躋身高位。但畢竟七殺居歲干統管一生,其人一輩子必多災厄也。正官格帶殺者,最要傷、食透露。其中用劫財合殺者,則財運可行,傷、食可行,印綬亦可行,惟忌七殺重臨。若用食神制殺或傷官合殺者,又忌印綬之運去食制傷以存七殺,則反忌諱矣。

  一般來說貪淫女命的特點是,一者身旺,二者食神過旺,三者官、殺的顯現情況。食神代表的是享樂、歌舞、美食、好穿戴等象意。一個女命身旺且食神過旺,就具備了一個歡場女子的基本條件。就像今天的舞廳小姐、三陪小姐……一般以陪客人唱歌跳舞、伴吃伴樂為工作內容,這些內容就是典型的食神呈象。至於女性墮落出賣靈肉成為妓女或應召女,這多多少少也跟他們的婚姻生活不理想有直接關係。《三命通會》中就講了三種情形:一者八字中官星死絕,說明此女由於丈夫過於無能,迫於生計而下海從事性工作;二者傷官傷盡官星,說明此女是緣婚姻破裂受到打擊以後,被迫下海賺生活費來報復男人;三者八字中官、殺混雜存在,這種女性就較為無恥且悲哀。例如:丁亥 庚戌 戊辰 庚申,戊以甲為夫,九月失時無氣,又被庚剋絕,時引入申,以庚為食神祿在申,戊辰魁罡生申太旺,亥中壬財亦旺,謂之身旺逢生,貪食貪財,夫絕而為秀麗貪淫也。

  一般術者只知道比、劫會爭財分財,卻不知道比、劫會爭命中一切有用有益之物。比、劫也會爭官劫印分食奪一切名利,無所不至。女命自下而上比、劫爭官,就是姐妹爭夫,夫有外遇;男命逢比、劫爭官,就是在官場上與同事爭位子。因此女命要守住老公殊為不易,至於老公是否有外遇、豔遇,在妻子和老公本人的命局中就會清楚顯露。妻子命局中出現比、劫共用一位官星,則其他女性必然會跟其夫發生孽緣。至於在丈夫心中妻子情人孰輕孰重,全在於日主與比、劫的生態關係如何。日主勝比、劫,丈夫雖有外遇尚留戀重視正妻,只不過在外頭玩玩逢場作戲罷了。比、劫勝日主則丈夫真是變心了,必會棄正妻跟小老婆一心一意的過活。

  對於大運的看法,《淵海子平》有“移花接木”之說,其論最為精妙。所謂移花者,專言寅、卯、辰東方一氣,巳、午、未南方一氣,申、酉、戌西方一氣,亥、子、丑北方一氣;大運歷經此三地皆是一氣同類傳承相連,故名之“移花”。年、月、日、時根苗花實在一氣傳承中不會根本動搖被風雨折之。若丑、寅相交運,辰、巳相交運,申、未相交運,戌、亥相交運,謂之“轉角接木”,以其前後二運非同氣傳承,年、月、日、時根苗花實逢之形如接木,最忌大風搖動斷其根枝。大運之中最忌轉角接木。如再逢六甲旬首換運最忌。比如:甲戌轉乙亥,謂之帶甲接木大忌。古語云:『傷寒換陽,行運換甲;換過是人,換不過是鬼。』此說是也。顯而易見,大運移花接木之說不過是強調運氣轉換過程中的“質變”,此點頗為關鍵,在實踐中非常重要。

 例:乾造 己丑 甲戌 壬申 壬寅

  日主自坐長生、學堂,一生好學上進,但申金為偏印主多學少成。年、月官殺混雜作殺論,喜甲食制殺護身,定然青少年時代喜歡弄刀使劍會學武藝。又局中丑、戌土得重見文昌裁根,還有一定專業技藝在身。此人乃貴陽一教師,平時幫人以家教為生。近來年喜愛易經術數,去年跟筆者學命,回去之後就開始給人看宅子、算命、起名字、擇日來掙錢了。

 例:乾造 庚申 乙酉 丁未 壬寅

  年、月財星重重又會桃花且日主有氣可任,風流成性、美女不斷,享盡豔福。時上正官衰弱無氣賴年上財星生起,父母為其花錢讓其自費攻讀本科,但至今未能完成學業。

 例:乾造 壬寅 丙午 乙巳 辛巳

  局中傷官佩印合殺,就言其以文從軍,但一生有病在身。果如所言,言其文者,木、火傷官佩印之象;言其從軍、從武者,以其丙火傷官合辛金七殺之象也。言其一生多病身弱者,以日主洩氣太重又局中傷、殺凶神會集之象也。又傷官主技藝在身,其人是以考取軍醫大學之後分配在部隊的,官至副團級。其實這個男命的性情、六親、事業級別也被筆者一一言中。」

  一般「普通格局」基礎的用神取法有:扶抑用神、通關用神、調候用神。調候用神和通關用神是輔助扶抑用神的不足,而大部分的推命過程還是以扶抑用神為主要取法。普通格局的命局平衡是以日干強弱為衡量標準的。日干中和,命局平衡;日干強或弱都使命局失衡。選取用神的目的之一就是使日干趨向中和(註:「特殊格局」為“順勢用神”)。所以使日干趨向中和的方法,概括地說就是“通關、扶抑、順勢”。另外還要兼顧調節命局的寒暖燥濕,使之適中,叫做“調候”。

 一、扶抑用神

  日干弱,需要印生或比、劫扶助才能趨向中和,稱為“扶”。日干強,需要官、殺剋或食、傷、財星泄耗,使日干趨向中和,這種剋、泄、耗的方法就是“抑”。

 1. 日干弱,多官、殺,用神取印星:

  首先是泄官、殺的作用,然後才是化敵為友,為我所用。泄,在五行中其理是為:「強金得水,方挫其鋒;強火得土,方止其焰;強水得木,方泄其勢;強土得金,方制其壅;強木得火,方化其頑。」先挫其銳氣,消其氣焰,泄其氣勢,才能談得上化而生身。按理說:「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多水縮;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晦;土能生金,金多土變。」這是指物極必反的道理,但日干已很弱,又有那麼多官、殺來剋我,光泄其病氣不足以強身,還需要大補,不但水不沉金,木不縮水,火不焚土,而且可金、水相涵,水、木相生,木、火通明....,這叫矯枉要過正,所以,日干弱為水,剋我者為土,不但要以金制其壅,還要以金生我身;日干弱為火,剋我者為水,不但要以木泄其勢,還要以木生我身;日干弱為土,剋我者為木,不但要以火化其頑,還要以火生我身;日干弱為金,剋我者為火,不但要以土消其焰,還要以土生我身;日干弱為木,剋我者為金,不但要以水挫其鋒,還要以水生我身。這就好比一個人體內火旺,但又腎虛,這相對矛盾常不好解決,而西洋參既泄火又滋陰,從而調解了這種矛盾,這種命理上的通關作用,正是對症下藥。而重病配重藥,正是日干弱又多官、殺最好的化解辦法,這在中醫治療中起到了陰陽平衡而不出毛病的作用。在四柱中,此用神如強旺,印、梟之運便是其人一生中最佳的運程,不但沒有病,而且是高官厚祿,權印在握,功名自有。

  日干弱,又多官、殺,在化敵為友不成的情況下,便是四柱缺用神。要另尋途徑才能抵擋眾多的矛射在我身。這第二用神便是比、劫。比、劫好比堅實的盾牌,可以起到抵擋剋星,幫身護身的作用。凡日干弱又多官、殺剋,財耗,食、傷泄,都是用神弱的表現。十神生剋化合組合較好,為之有救,命局中沒有可用之用神,除了指望喜神能代替用神行使職能,再就是靠運來補救。日干弱為木,不勝砍伐,木多為林,勝伐而不倒;日干弱為金,不勝鍛煉,合金為硬,百煉成鋼;日干弱為火,不勝撲滅,燎原之火,勝滅而不熄;日干弱為水,不勝淤塞,奔流之水,勝阻而不乾;日干弱為土,不盛密栽,中原之土,勝栽而不散。在四柱中,日弱官、殺旺而用神為比、劫的命局,次於用神為印星。從運程上來說,印、梟之運為行運用神,是命局中所缺之用神,能補命之不足,所以是最佳運。而比、劫運只能是第二好運。

 例:戊戌 己未 癸亥 庚申 

  此造土眾又當令,日干雖坐下亥水,又得金生,畢竟土太過,金不能化盡官、殺,所以日干仍弱。失令之水,非當令之土的對手,只宜用印化官、殺生身,水為喜神調候助身。未月土燥,不宜在歲運中再逢火、土。 

 例:乙巳 辛巳 辛未 庚寅 

  日干辛金坐下燥土,地支皆藏火,火當令又得木生更旺,巳中雖藏庚金,但被旺火剋住,雖有若無。如此天干雖透三金,畢竟虛浮,日主身弱。取比、劫與官星對抗,似仇人相見,“弱金逢火,必見銷熔”,故強攻斷不可取,幸日主坐下未土,四支又皆藏土,尚可通關,故取印星為用。 

 例:乙卯 癸未 己卯 己巳 

  未土雖當令,但被三木圍剋,日主雖得時而不強,未土被制,難助日主,唯時柱己巳比、印尚可幫身,且未月為季夏,火的餘焰猶存,巳火化木之力亦不弱,故宜取巳中丙火為用,土為喜神。 

  這裡需注意一個問題---當印星太弱,而比、劫稍有力時,應取比、劫為用而不能取印星為用,因為印太弱則不受官、殺之生,也無力生身,起不到通關的作用,這時官、殺越過印星照樣剋伐日主。 

 例:壬子 壬子 丁巳 乙巳

  日干衰弱,乙木偏印無根,水多木漂,不能通關,而日柱雙體,日、時兩巳結朋,火的力量比木強,取巳中丙火為用而不用乙木。 

 例:癸丑 丙辰 癸未 癸丑 

  土強水弱,但丑、辰為濕土,皆藏水,且年、時干透癸,雖弱但有根可用,而丑中雖也藏辛金,但畢竟有眾土埋金之嫌,力量不及癸水,故首取癸水為用,辛金為喜神。 

  若原局印星、比劫都極弱,為原局用神不得力,則只有靠歲運行喜用神之運彌補。

 2. 日干弱,多財星,用神首取比、劫

  日弱財多,好比戴滿了珠寶引起貪財之人起了貪念搶奪,可歎自己沒有強壯的身體來守住財寶,其被搶若想追回來,就要靠路人和朋友幫忙;若是想奪回,就非要有力氣拼搏才不致於遭受損失,不然輕則破財,重則惹來殺身之禍,落得人財俱亡。所以比肩、劫財可彌補身弱財多之不足,以抗衡來犯者。從以上可以看出,財星和比、劫是一對相剋的關係。那麼為什麼要舉這樣一個不好的例子呢?只因身弱財多挑不起財,求財辛苦,而且往往在財到手之際同時也伴隨了災難,對這種命局來說,財星是禍根。這樣的命局女人緣特別好,但卻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嚴重者甚至坐牢。而什麼時候才可勝財呢?只有當行比、劫運的時候,方成氣候。日干弱為木,土為旺財,木重成綠洲;日干弱為金,木為旺財,金利可削木為材;日干弱為火,金為旺財,火旺得以煉金成器;日干弱為水,火為旺財,水多方可相濟;日干弱為土,水為旺財,土多得以止流。走比、劫運不但自己升官發財,兄弟姐妹也大獲其利,其次是行梟印運。

  日弱財多,弱命局沒有比、劫,印星即為替補用神,即第二用神。印星與日干是相生關係,所以印星首先起生身作用。日干太弱又遇忌神財星,其弱之又弱好比雪上加霜,取印星為日弱財多的用神,還可以有耗財之用。在行運中,比、劫為最佳運勢,這期間可成為富翁,萬事順意;印梟運為第二好運,還利於文途。故日干弱為金,木財盛,可以土印星為生身耗財之用;日干弱為木,土財盛,可以水印星為生身耗財之用;日干弱為土,水財盛,可以火印星為生身耗財之用;日干弱為水,火財盛,可以金印星為生身耗財之用;日干弱為火,金財盛,可以木印星為生身耗財之用。

 例:戊戌 乙丑 甲辰 丁卯

  日主身弱,財星強旺,若取辰、丑之中所藏之癸水生身,則因土是水的頭號剋星,土的力量太強而使癸水難以出頭,水、土相戰水必敗,難以生身,而甲木通根時支,又盤根在辰土之上,且有月干乙木緊貼,足可取乙木幫身剋財為用。

 例:己丑 戊辰 甲辰 丁卯

  財太過,但日主在辰月有餘氣,甲木可盤根於辰,所以只是身弱而非從財格。如果取辰中乙木劫財幫身為用,總嫌土太眾太旺,使乙木盤曲難伸,所以只能取時支卯木護身剋財為用。

 3. 弱多食、傷,首先要取印星為用神

  印星是生身的,同時又是剋制忌神食、傷,即扶弱又止泄。故日干弱為金,食、傷之水多,為過於泄身,以印星之土來制水生身;日干弱為火,食、傷之土多,為過於泄身,以印星之木來制土生身;日干弱為木,食、傷之火多,為過於泄身,以印星之水來制火生身;日干弱為土,食、傷之金多,為過於泄身,以印星之火制金生身;日干弱為水,食、傷之木多,為過於泄身,以印星之金來制木生身。若命局無印星,只能退而求次取比、劫為用神。不說比、劫能奈何食、傷幾多,起碼是身子虧得起。故日干弱為金,多食、傷之水,喜比、劫之金幫身;日干弱為火,多食、傷之土,喜比、劫之火幫身;日干弱為木,多食、傷之火,喜比、劫之木幫身;日干弱為土,多食、傷之金,喜比、劫之土幫身;日干弱為水,多食、傷之木,喜比、劫之水幫身。

 例:癸丑 壬戌 庚子 丁亥

  此造支全亥、子、丑水局,干透壬、癸,水呈汪洋之勢,戌土雖當令,匹夫之勇,難擋氾濫之水,以致狂水泄瀉日主致身弱,故水為病;若取比、劫幫身,金生水,反而助水之勢,無奈只有取土止水,原局土勢孤弱,為用神不得力,只有靠歲運彌補了。該造是個男命,因水太旺而丁火弱,火主神經,於西元1992壬申年患精神病。該年大運庚申,小運戊辰(生日前)與命局三合水局,金被洩氣,而水勢反增;流年壬申,小運戊辰,看似眾比幫身,戊辰土雙體生身,殊不料流年壬水透出,小運干與原局年干戊、癸化水(反化),小運支與命局三合水局為忌,眾比欲幫日主,卻先被全域狂水泄瀉,反增忌神水之力量。可見並非身弱的日主都宜比、劫幫扶,必須視命局中病(忌神)的種類而定。

 例:己丑 庚午 丙子 戊戌 

  日主雖當令,所嫌被眾土泄身太過,旺而不強,本應取木制土生身,但四柱無木可取,只好以午火為用,歲運遇有力之木可為喜神。

  4. 日干強旺,多印星(有氣但不很強),取財星為用神

  財星用神,既有能挑財得財之用,又有制其日干原神(指生日干之印星),不致生身太過而劫財。日干與財星是相剋關係,如若日干已旺,又得印星生身為強旺,財就過弱。金弱遇火,必見銷熔;火弱逢水,必為熄滅;水弱逢土,必為淤塞;土弱逢木,必為傾陷;木弱逢金,必為砍折。故日干旺為火,又得木之印星生身更強旺,用神取金財可制印木,耗日強旺之身;日干旺為水,又得金之印星生身更強旺,用神取火財可制印金,耗日強旺之身;日干旺為土,又得火之印星生身更強旺,用神取水財可制印火,耗日強旺之身;日干旺為木,又得水之印星生身更強旺,用神取土財可制印水,耗日強旺之身;日干旺為金,又得土之印星生身更強旺,用神取木財可制印土,耗日強旺之身。日干強旺多印星卻沒有財星,命局就缺用神,第二用神可取食、傷星為用神了,來泄日旺之身,耗強旺之印。

  官、殺星本可制身,但因官、殺生印,當日干強,印星眾多時官、殺則相對較弱,官、殺要制身,必須先越過印星之關,而印對日干起化殺生身的作用,反而使日主更強,所以,這種情況是不能取官、殺星為用的,甚至官、殺反成為忌神。只有當官、殺強旺到了“官、殺多而埋印”的程度時,官、殺星才可越過印星而剋制日主,但命局在能夠埋住眾印的情況下日主就不一定身強了,也未必需要取官、殺為用。

 例:丙申 乙未 丙申 丙申

  柱中若無乙木,日主較為中和,現乙木生火而身強,其病在乙。唯金勢眾力強,可以制木,故取申中庚金為用。原局庚金不透,制乙木不力,歲運透金則為用神到位。若取申中壬水制身,反而生木進而生身為忌。 

 例:乙巳 乙酉 乙亥 乙酉

  酉月金旺,年、月巳、酉半合,正謂火煉秋金,金旺木死,似乎日主身弱;不料天干四木一氣,更妙日支亥水,既藏乙木之根,又吸納兩金之氣,通金、木之關,日主由弱變強。身強在官、殺,傷、食,財星中找用神。若取官、殺,有水通關生身,不宜;若取巳中戊土財星,因其太弱起不了作用;火為巳的本氣,可泄身耗印,故取巳中丙火為用,乃最佳選擇,而水為忌神。

 5. 日干、印星兩強,取用宜順其氣勢,不可觸犯旺神。

  這種情況又有分別:四柱只有日主比、劫和印星兩種五行;或雖有第三種五行,卻被合會成與日主或印星相同之局,前者稱為兩行成象格;後者稱為兩氣成象格,屬於特殊格局。取用宜順其氣勢,不可觸犯旺神。

 例:己酉 辛未 庚戌 庚辰 

  此造土、金一氣,身、印兩強,若按普通格局之常規,首取財星制印耗身。命局未、辰之中皆藏乙木正財,似可取用。不知以財制印,印太強旺而財太衰弱(處月建墓地),土重木折,以財耗身更是“木弱逢金,必為砍折”;原局本來土、金相生,並無爭戰之弊,現用財反致木、土混戰,金、木混戰,破壞了原局和順之勢。混戰的結果,只能惹發土、金之旺氣,身強被激,無處發洩,必生無妄之災。所以絕不可取財星為用。既然土、金一氣,勢不可逆,則順其氣勢,取土、金為用。此造為兩行成象格,這種格局,一般情況下忌財星,但當財星力量強大,可抗金剋時,則又不忌;其最忌財星虛浮,力量較弱時,則造成眾兄劫財,便為破格。

 6. 日干強旺,多比、劫,共分三種情況:

  首先,比、劫是耗財之神,不抑制比、劫無從養命,更無法以財生官求富貴榮華。所以,官、殺星是制比、劫的第一用神。命局有正官或七殺,不但可抑制透出天干的比、劫,還可剋月令之祿刃。因為身旺是指天干比、劫幫身或印星生身太過;二是指日干當令,當令是指日干在月支中臨旺、相之地。在五行中,日干旺為強金,首取火之官、殺星為用神;日干旺為強土,首取木之官、殺星為用神;日干旺為強水,首取土之官、殺星為用神;日干旺為強火,首取水之官、殺星為用神;日干旺為強木,首取金之官、殺星為用神。

  若身旺無官、殺,次取食、傷為第二用神,食、傷可泄旺身,同時也可泄月令之旺氣。食、傷有生財之功,並且命無官、殺時就不剋第一用神。故日干旺為金,無火之官、殺星抑制,次取水之食、傷為第二用神;日干旺為木,無金之官、殺星抑制,次取火之食、傷為用神;日干旺為水,無土之官、殺星抑制,次取木之食、傷為用神;日干旺為火,無水之官、殺星抑制,次取土之食、傷為用神;日干旺為土,無木之官、殺星抑制,次取金之食、傷為用神。

  倘若身旺既無官、殺星又無食、傷星,那麼這樣的命局就少了兩行,實屬非常偏枯,除了財星就無可救藥了。如果真是無藥可救的四柱,那就有早夭的可能了。

 例:癸丑 甲子 癸卯 癸亥

  此造亥、子、丑會水局成化,干支一片汪洋之水,日主極強。若取官、殺制身,抑其強旺之勢,必致水、土交戰,且丑與亥、子會局,土無可倚;局中雖有水多木漂之嫌,幸甲木通根得令,可取之為用,以泄身吐秀。歲運逢傷、食,用神得助而發用。原局取財則水、火交戰,現原局無財,不予考慮。故此造用傷、食而忌財、官虛浮。

  從以上可知,日主強弱不同、忌神不同則取用也不同。有的需要扶,有的需要抑,而通關法則有時亦共存於扶抑之中。如身弱殺強用印,印既生扶日主又泄官、殺之氣,通身、殺之關。所以這時印兼生扶和通關的作用。身強無殺財又弱,食、傷既泄強身又生財,避免了財星為用不力導致的身強劫財,這樣的食、傷泄身為抑,通關的作用也存於抑中。通關,說穿了就是對強方的抑和對弱方的扶,以謀求日主中和為目標,扶抑同時進行。因此,通關是扶抑的一種特殊形式,不必把通關用神與扶抑用神分家。

 二、通關用神

  在相對平衡的四柱中,財星與印星旺而相戰,有一點官、殺星可通關;印、梟與食、傷旺而相戰,日干得令而身偏強可通關;官、殺與比、劫旺而相戰,有一點印星可通關。簡言之,把忌神的力量通過“加工”轉移到喜用神身上,進而使日主趨向中和的方法,稱為“通關”,所謂能治百病的藥才為靈丹妙藥。如:日干為水太弱,土太強為病,取木可制土,但同時又泄日干之氣,這時就要想個兩全齊美的辦法,既要制住強土,又要補益弱水。取木制土為強攻,強攻必然損耗日干之力,因此最好是智取,派個特工(通關用神)說服旺土不要剋水。這個“特工”必須是既與土關係親密又願意幫助水的人。在五行中火生土,火、土關係親密,土生金,土、金關係也親密,但火與水本是敵對關係,它生土是與土狼狽為奸而共同對付水,而金則是生水的,願意幫助水,它先從土那裡取得力量,然後再把力量輸送給水,實際上土剋水的力量就通過金這個加工站轉化成了生水的力量,而土看在金的面上,也只好這樣做。這樣的金就是靈丹妙藥。 

 例:戊午 己未 壬申 庚子

  未月土當令,年月戊、己並透,直逼壬水,壬水雖通根時支,又坐下印地,但其失令,以弱抗強,畢竟抵敵不過,這時就可求助於庚金。土是生金的,庚金吸納了土的力量,使土相對削弱,而庚金吸納土的力量之後,自身力量則增強,它就具備了生助壬水的能力,這樣,日干壬水得生,便可由弱變強,趨於平衡。當然,在原局中,庚、申金自身能力有限,只能把眾土的力量吸納一部分,所以土剩餘的力量仍舊剋壬水,日主仍處於劣勢。但當在歲運上再遇金化土生水,則日主由弱變強,趨於中和。金就是該造的通關用神。而土經通關而生水,是出於勉強,並非甘心情願,所以,具有反叛性。當通關用神(金)這個“特工”能力太差(力量太小)時,既無力生助水,又無力說服土(吸納土之力量),這時土就不再看金的面子而記起與水的前仇,惡性復發,越過金的關口,依舊剋水。所以,通關用神必須有力,才能真正起到通關作用,否則就愛莫能助。 

 例:戊午 己未 壬辰 庚子

  此與前造只換一個辰字,庚金虛浮無根,不但無力吸收土的力量,反致金弱從土,豈有餘力生助日干壬水呢?但遇歲運之強金(如:庚申、辛酉)扶起,仍可化土生水,起到通關的作用。所以通關用神存在有力、無力之層次差異,這是格局層次高低之別的因素之一。

  有一種情況是當日干為水太旺時,若取火財為用而財星又太弱時,則導致水滅火而日主仍不能趨於中和,這時取木通關可泄身生財,使日主趨向中和,這種泄也是通關。讀者不要單純地認為身弱殺強才需通關,身強財弱也需通關。所以通關包括「生益日主」和「泄瀉日主」兩種類型。

 例:甲戌 丙寅 甲戌 乙亥

  身強財弱,若取戌中戊土為用,則因土弱而難耗日主之旺氣,宜取丙火為通關,泄身生財,運行南方火地,用神得力,名利雙收。

  應該注意的是,通關用神在具體命局中並非一成不變,當日主自身力量在歲運中發生重大改變時,原來的通關用神便失去了應有的平衡與疏通的作用,這時便不宜取用,但當此段歲運一過,日主恢復到接近原來的強弱狀態,則原來的通關用神又可繼續使用。 

 三、調候用神

  五行有燥濕之分,四時有暖寒之別。命局炎燥喜濕潤,命局寒濕喜暖燠。此專為冬月、夏月所生之命局開立的補氣良方,是為調候之用神。人稟天地五行之氣而生,既要五行平衡,又要寒、暖、燥、濕中和適度。《滴天髓》云:「天道有寒暖,發育萬物,人道得之,不可過也。地道有燥濕,生成品匯,人道得之,不可偏也。」冬天金、木皆寒,水、土俱凍,夏天五行燥熱,春、秋五行寒、暖、燥、濕則較為適度。所以冬天生者,其命局多偏寒濕;夏天生者,命局多偏燥熱。“偏”則需調節使之中和適度,謂之“調候”。冬天生者,以火驅寒濕;夏天生者以水降燥熱。其中水、火稱為“調候用神”。 

  調候用神是八字取用神的重要內容,但許多書中對它的理解並不透徹。首先,對調候的觀念需要重新定義;其次,調候有嚴格的使用條件:

 1. 調候取之於季節的寒暖、燥濕,以節令為主,配看它支。即只有冬生、夏生用之寒暖調候;未、戌月生再見火,丑、辰月生再見水則用之燥濕調候,其他春、秋之生者基本上不用調候。

 2. 調候僅限於部分天干而不適用於所有天干。甲、乙木對寒暖季節最敏感,故凡甲、乙木作日主或作用神、忌神又冬生或夏生者首先要考慮調候;其次庚、辛金對寒暖燥濕也很敏感;而戊、己土對調候不敏感。至於丙、丁、壬、癸它們本身對寒暖並不敏感,但有依賴木生、有依賴木泄,故有木時用調候,無木時不看調候。

 3. 調候的用法要同用火、用水區分開來,不可混為一談。比如三月為辰,用火的話辰土晦火又是水庫,不吉,但用調候三月春暖花開,陽氣初進,則吉。也有的八字是既用火,也用暖調候,或既用水,也用寒調候,有的則單用一種,讀者要注意區分它們各自的用法。

 例:癸卯 乙丑 己亥 丙寅 

  命局五行寒濕,以丙火調候。 

 例:丁丑 丙午 丙申 壬辰 

  命局烈火升騰,取壬水調候,降其火勢。 

  上述兩個命局,調候用神正是其扶抑用神,所以這樣的用神就起了雙重作用,照顧了全面。但有的命局,調候用神往往與扶抑用神不一致,有時甚至產生對立。

 例:庚午 己丑 己丑 壬申

  日主當令身強,宜取食、傷為用,遇火則生身更強為忌,但日主生於冬季,若要調候就得取火,火剋金,用神與忌神交戰,反而破壞命局平衡。這種情況下的調候用神從扶抑的角度來講就是忌神,不能取用;否則,調候的結果連命也給調丟了。這就好比一個病毒擴散的病人,需要截肢以保命,否則,不但腿治不好,還危及生命。所以,在不能兩全其美的時候,還是顧命要緊,以扶抑用神為主。但這種命往往不能令人如意。 

  這裡值得注意的還有另一種特殊情況:命局暖極寒無根,寒極暖無根,皆不宜調候,反宜行運去其無根之寒或暖,以順其勢。否則,寒暖無根,歲運幫之,反致水、火交戰而生災。 

 例:癸未 丁巳 丙午 癸巳

  命局巳、午、未三會火方成化,干透丙、丁,烈焰熾人,可謂暖極。年、時透癸似可調候,實則弱水無根,不可為用,運行壬子,原局弱水逢根,水、火交戰,家破人亡。寒極暖無根,其理一樣。

 四、順勢用神

  屬於特殊格局的命局,五行並不平衡(往往不全),當其某一行(有時為兩行)特別強旺,足以左右整個命局的氣勢,如果取某一行作為用神來強行剋制其特別強旺之行,不是“蚍蜉撼樹”就是“以卵擊石”。為了顧全性命,只有順其氣勢,故稱“順勢”。 

  在特殊格局裡,五行強旺之勢集中於日干的只有專旺格,其餘都不在日干。所以,順勢的含義並非指順日干之勢,而是順全域之勢,而專旺格只是日主強旺之勢與命局一致。強旺而使其更加強旺,或以印生或以比、劫助,為順其勢而發展;水滿則溢,挖一條管道讓其流通,為順勢疏導。所以,順勢分為印生,比、劫助,食、傷泄三種形式。印,比、劫,食、傷就是專旺格局的喜用神。而財星,官、殺星都與專旺格局氣勢相逆,故為忌神。 

 例:庚申 乙酉 庚戌 乙酉 

  從革格,土、金、水為喜用,木、火為忌。 

 例:癸亥 癸亥 癸亥 癸亥

  潤下格,金、水、木為喜用,火、土為忌。

 例:丁巳 丙午 丙午 乙未

  炎上格,木、火、土為喜用,金、水為忌。 

 例:庚戌 乙酉 丙申 己丑 

  從財格,土、金、水為喜用,忌木、火。

 例:壬子 壬子 丙子 庚子(夜子時) 

  從殺格,水、金為用,火、土為忌。 

  從以上的論述中可以看到,身強有時喜官、殺而忌財星,有時喜食、傷而忌官、殺;身弱有時喜印、比、劫,而有時則印為用,比、劫為忌。特殊格局取用則必須順勢。由此可見,取用之複雜性和靈活性。我們必須深刻理解用神的含義,根據取用原則針對具體的命局作具體的分析,首先找準病在何處?然後對症下藥,而絕不可胡亂下藥。否則取不準用神,就推斷不準命運的吉凶。

  用神取得是否正確,可以用命主以前發生的事進行檢驗。理論上講得頭頭是道,測不準也是枉然。我們誠望讀者成為斷事如神的預測師,而不願大家成為只會紙上談兵的“理論家”,希望大家多多實踐,反復體悟,測錯了就找原因,吸取教訓,測對了就總結經驗加深理解,這樣,測對測錯對你都將是一種提升。

 五、喜忌與吉凶善惡

  我們知道十神有“正星、偏星”之分,但不少初學者往往把命局中十神的正星(比肩、正官、正印、食神、財星)歸為吉星、善類;而把偏星(劫財、七殺、梟神、傷官)歸為凶星、惡類,認為正星為吉為喜,偏星為凶為忌。這不免流於望文生義的概念,因而誤入歧途。十神不過是一種五行名稱,正、偏之分不過是陰陽之別。正、偏星在不同的條件下分別會具有正、負兩面的特性,可以相互轉化,而其正、負面的不同特性都是由其本身的強弱的不同所導致的。所以,正、偏星本身是無所謂的吉凶好壞,我們自然也不能望文生義地由此劃分喜忌。 

 例:乙巳 乙酉 乙亥 乙酉 

 例:乙巳 乙酉 乙未 乙酉 

  此兩造皆為男命,日主同為乙木。前造身強,以巳中丙火為用,水為忌;後造身弱,喜水、木,壬午運,丙子年,前造命主因財入獄,後造命主獲得提拔。究其原因,前造壬水正印為忌,通根太歲有力,化殺生身,使日主過強,身強殺弱而見印為禍。後造壬水正印則生扶弱身,使之身殺兩停而升官。同為正印正星,吉凶善惡各異。類似之例不勝枚舉。所以劃分十神吉凶善惡的標準,是看命局的喜忌。為喜神、用神時,不論正、偏星皆為吉為善,為忌神時,不論正、偏星皆為凶為惡。

 、用神與歲運的配合

 1. 用神藏支不透,或者行運易補成干象的命局,行運以用神透干或補成其天干形象,並使天干五行氣流暢通為最好運程的命局,此時行運重在天干(不分大運、流年)。

 2. 用神透干無根,或行運容易補成地支形象的命局,行運以用神得地(通根),或補成地支形象,使地支五行流通為最好運程者,此時行運則重在地支。

 3. 原局用神藏支不旺或受損,同時也不透干,行運在於用神出干與得地(通根)並重,或喜補成干象和支象流通同等重要。這種命局,如果原局用神藏支休、囚或被沖損、合住,若行運僅僅行用神透干之運,仍屬虛弱無根,用神無力。如果僅行用神地支運或沖去合神,合住用神之沖神時,地支用神雖已解放,但用神仍舊不透,亦為無力。只有當行用神天干運,同時又行用神地支運時,或者為用神透天干與同時沖去合神,合去沖神,才是最好之運。因此,這類命局行運則天干與地支並重。

 4. 用神透干又有根者,視其用神健旺、傷損及干支成象流通情況而定。若是用神無傷,一般來說,則可干可支,行運時干支同等重要。或者只看干支補象流通之需要,宜干氣流通補象者,行運天干重於地支;宜支氣流通補象者,則行運地支重於天干。若是命中天干用神受到制化,宜剋合化去其天干用神之忌者,則行運天干重於地支;若命中地支用神受傷,宜沖合去地支用神之羈絆者,行運則地支重於天干。

 5. 用神終身無位或命中無用神的,根據其行運用神到位情況而定。命中無用神或者用神終身無位,往往是五行偏枯。只能靠行運用神,這種命局如能在30歲左右出現用神運或喜神運者亦為好命。但如果在60歲以前還不能出現用神或喜神運的,則必為終身蹇滯,夭殘孤貧,必居其一,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聲明:本站內所有命理相關文章均為「望暘容雪」所編寫、校正、排版之文字,未經筆者之同意,請勿複製轉載,若有局部引用也煩請註明該文章原出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