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樂天知命-八字研究所
關於部落格
  †ღ 免費八字論命/算命/諮詢服務(非電腦批命):八字命理學乃源自古人「鑑往知來」的深邃智慧,是一種利用天干和地支來準確記錄年月日時的方式,以解開生命的密碼;其係由八個干支所組成,而年月日時的各干支組合稱之為「柱」,即形成年柱、月柱、日柱、時柱,故八字又稱為四柱或四柱八字。
  • 1352415

    累積人氣

  • 35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 八字常用術語簡介

 6. 體用:體乃指一年四季不同的體性,是配合日干的五行論之,例如:甲木日干生在酉月,此時乃金旺之季,而我們就叫作秋季之木,於論命時常以秋木為體性,再如:癸水日干生在午月,此時乃火旺之季,而我們就叫做夏季之水,於論命時常以夏水為體性,又“體”字,也常用於格局之簡稱,比如某人是正官格,則常稱正官為體,或某人是正印格,則常稱正印星為體,至於用字,乃指四柱中的用神,四柱是五行的混雜體,常發生五行與日主的強弱差別或五行互相間的生剋刑沖害,或日主體性太寒、 太燥等不良現象,而必須要利用其中某個五行去從中調理,促使命中得到正常運作,此調理之五行就叫做用神。

 7. 妻財、祿、馬:八字命學通常男命都以正財論妻子,是故妻與財星在論命時常被順口混談,其實也不必分開,男命原就需有“財”才有女人,而妻子即是女人,是很有道理的。至於祿字,在推命時都代表官星,是正官的代名詞,因為官星主貴氣,代表人的社會地位與氣質名望, 古代都是要能為官才能得享國家俸祿,目前也一樣,不愁吃、不愁穿,故官者另有雅號叫“祿”。再來就是馬字,這個馬並不是神煞中的驛馬,在論命時以“財星”為馬,原因是求財覓利必需他方創業,即涉足遠地必屬動,以馬像徵動態之精神,是故古代凡論到財利時皆以馬來表示之,總之,於推命時凡逢四柱見到財官在同一柱中,就說祿馬同位,表示吉祥,有他方圖謀大展的希望也。

 8. 歲、運、太歲、當生太歲:以上的歲字單指其含義為流年,而運者有大運、小運之別,太歲、當生太歲指的是本命人的年柱而言。

 9. 生、母、扶:所謂的生,其實與母同意,此兩字在四柱對日主而言,皆是代表給我的意思,六神是以正印或偏印星而言,此兩星都是生我日主的,等於就是我的母親也。至於扶字,顧名思義它是扶助我日主的意思,或扶助用神,也可以叫作扶,若用在日主本位而言,這個扶字就是比肩或劫財了。

 10. 鬼、官鬼:八字學在推命時,教人逢殺先論殺,論殺是論六神中的七殺星,因為七殺是與我日主同性之剋我的東西,剋力重而且無情(不留情),為了怕七殺傷害到我日主本身,所以必需先注意敵人,在命中若七殺旺過我日主本身,則此時就要先找有沒有食神去壓制它,若有食神就是名為「食神制殺格」, 此時日主可以高枕無憂,倘若沒有食神可用,則宜有印星,用印去化殺,名為「殺印相生格」,得名得利比較容易,這個時候七殺我們都叫偏官,或叫殺,如果我日主弱而七殺旺,四柱中天干又無明顯的食神或印星(偏印也好)可用制化七殺,此時的七殺就會威脅到我日主的安全,變成孤疑不絕,凡事縮頭縮尾,常犯小人,多災難的人生,這個時候的七殺就是鬼了。至於官星,雖名溫和正派的星,也是得日主旺才有用, 若碰到日主衰弱而正官很多位,則我日主己自顧無暇了,那有精神與體力去做官呢?是故此時的官星也變成鬼了,(官多自成鬼)。女命多官情不專。

 11. 轉化、通關:八字學的化,除了論格局時有一種特別的名詞叫「五合化氣格」之外,通常都用在以印化殺(有一仁可化萬夫莫敵之美語),因為七殺會危害了日主,有印星來救,殺見印便先生印,印轉殺來生助日主,使七殺的凶性變仁慈,又叫貪生忘剋,而日主變敵為友,生機又能暢通。至於通關者,在命學上是指四柱內若見五行有兩種發生相剋,其力量互相僵持不下時,應從中來協調,使兩種五行不再相剋,順勢轉變為相生,此時這個從中協調之物(五行)就是通關之神也。

 12. 黨、勢:這兩個字的用意差不多,黨、勢,以上兩個字出現在八字學也常有,黨者是結合在一起,勢者是力量較大的傾向,通常皆指日主得到有力的生身之物,或得到同類的五行,可以幫助日主本身而言,叫“同黨”或“得勢力”也。在命理而言,是針對日主得比劫或印星在旁邊保護我,此時對日主而言叫自黨旺,或勢力強大,倘若對日主以外的財官食傷而言,也可以用黨、勢來比喻,比如日主衰弱而四柱中的財星很旺又見官殺星,此時就叫做身衰財官結黨,或日主雖是不衰弱逢食傷財很旺,此時也叫泄神盜物結黨。

 13. 剋、泄、盜、耗:以上四個字最常提到,剋就是指官、殺星對我日主的壓力、逼迫感;泄指得是食、傷星;盜指的是正、偏財星而言;而耗字也可以用在傷官旺、食神旺或食、傷生財過旺,而我日主不能勝任,故叫作盜泄元氣太過,日主過於泄出,必損我精神力氣,必受耗損,故食、傷過重的命若無印星易精神衰弱就是這個原故。

 14. 通根、得地、透出、透干:以上的通根得地大致上義同,凡四柱的天干某五行,對應於地支中也有同類五行,這叫通根或得地,至於透出,透干乃指四柱地支中的某五行,在天干也有此同類物,此叫做透出或透干,又常在取格局的時候,必需由月令地支來認定,若逢月令中的暗藏人元三個,此時就要看那一個透出在天干也有,此時也叫透干也。

 15. 天元坐殺:此句話在命理都表示日干自坐官、殺星而言。

 16. 入墓:墓是庫位,代表收藏住,是停止生長的象徵,也表示某種事物由生至壯,由壯至老而死了,進入地窖中埋藏起來了,有凋零的寓意。在四柱中的五行六神凡逢到本身的墓位在命中出現,都叫作入墓了,這個墓又以月令的墓最重,(凡生月在辰、戌、丑、未的人都有可能某六神入墓),又墓庫雖不是在月令,倘若四柱某個墓字已明現兩個以上,最怕大運再走到這個墓字,若逢之就是亮起了不祥的紅燈,可能某六親會在此運與汝告別,這種情形如果是本身元辰的墓,也是要柱意本人的生命力已近枯萎的訊號,乃不祥的徵兆。而辰是水的墓(庫),戌是火的墓(庫),丑是金的墓(庫),未是木的墓(庫)。

 17. 用神得地:比如:日主是甲木而生在寅月,用丙火為食神格,或用丁火為傷官,大運走到南方巳、午之運,這就是用神得地了,再如:丙火日主生在五月,用壬、庚,逢大運走西北申、酉、戌、亥之地,此也叫用神得地了。

 18. 正用:這個正用是指命格的用神恰好是該命的命格,比如:乙月生在三月天干透癸為偏印格,而乙木三月本宜用癸、丙,是故為正用,再如:丁火生在四月天干透庚為正財格,而丁火四月本宜用庚、甲,是故也叫正用。例如:甲木日主,生在未月,其用神是癸、庚;癸是日主之正印、倘命局又恰為正印格,無其它格局者,此為正用,但此種又是格局的用神字,必須該神天透地藏為是。

 19. 真神:所謂的真神,指的是因調候應急之物,比如:甲木也生在三夏時令,是以癸水作第一用神,此癸水就是真神了,若命中逢癸水透干,就是真神正用,再如:三冬出生的戊、己土的命,此時是以丁火為真神(無丁可用丙),如果丁火真神又恰好置於月令之中,又名:真神正用,逢行運再入真神之地者必大發福矣!

 20. 假神:所謂假神,即是代替真神之字(義性),這種假神它的含義有兩點:
  ① 比如:甲木日主生在四月,其用神是癸、庚,若見庚而不見癸,反有壬水,此壬字即是癸的代替神,叫假神也。
  ② 比如某日主,生在某月令,它有一定的正用,而此正用之神不入格,它神入格,此入格之神引到月令為休囚無力之位,如:甲日主生四月,有庚、壬者,即叫殺、印相生格,但此殺、印引到月令是謂休、囚之令,是故為假神入格,此種格,有名無實,作事難成就。

 21. 化神:這個名詞,通常都講特別格之中的一種化氣格,此化神就是化氣格之用神字,例如:丙、辛相合適當的條件下入化氣格,其所化的是水,因此水就是化神也。

 22. 春旱:比如乙木的日主,生在正月(寅木),它的用神是先取丙火及癸水兩者來搭配,名為陽光與雨露相濟,使乙木欣欣向榮,假如四柱中恰好是丙字多但不見癸字,此時即謂春旱了,此種命局用神偏枯,雖有調候之神的丙火,但因丙多失去癸水,命局變燥,本命人即是福祿不足,食衣無缺而不貴,或無功名之望(凡有丙無癸名謂獨陽,有癸無丙名謂孤陰,皆富貴不足之命)。 

 23. 假化:此名假化,乃專言化氣格化不能真,叫做假化,比如:乙木日主,出生在卯月,卯是乙日主的臨官祿位,即使命局天干成乙、庚作合而又見辰支在時,此種現象名為假化,原因是月令得祿旺,化神必不昌,天干雖又見化神之字,還是無法成為化氣格,故言假化。

 24. 有情:比如乙木日主,天干透出庚金與日主作合,地支也有辰支,或月令是在辰月,其它的日支或年支見申酉金神,此種格只要沒有旺火透出,即謂真化而名有情。

 25. 亂臣無主:比如乙木的日主出生在夏天(巳、午、未月),四柱中的木星天地皆旺,或地支見木局,卻不見急用的水神來作調候,此即謂:亂臣無主,(或名:亂神無主,但雖無癸,若見壬水即不可此言了)。

 26. 藤蘿繫甲:此句名詞,亦是專對乙木而言,比如乙木日主生在秋冬兩季的月令,天干逢一甲木,此時名為“藤蘿繫甲”,意思是謂乙木可以依附攀爬在甲木身上了,以甲作為依靠也,但是這種情形只算乙木可以生存而已,若要論成器成材,又需要在有癸印作配合方能成器,否則只是平庸之命,(注意:此句藤蘿繫甲只限用乙木生秋冬,而不宜用在乙木生春夏)。

 27. 木被金傷:比如乙木的日主出生在三秋時令(尤其是八月),如果地支成為巳酉丑金局,這就是金太強旺了,四柱中若沒有丁火透干為用神(用丁制金殺),而也欠癸水來泄旺金轉生日主的話,此叫木破金傷了,必是殘疾之人(因此乙木生在秋金旺令,宜取丁、癸齊用為佳)。

 28. 土眾晦光:此句乃言丙火日主,若生於春月(三春),皆以壬、庚為用神,若是逢戊土微量是很好的配合,土神並非用於泄丙火日主,而是用以扶生庚金以及調節壬水,此點最要搞清楚,此時倘若四柱中的戊、己土太多,就要用甲木來闢土,若又不見甲木而土神太旺,則必成淹滅了丙火之光芒,故叫土眾晦光,日主剋泄變成空虛,為人逾腐固執,成不了大事,更談不上富貴了。

 29. 五陽相益:在八字學中的五個陽性天干,名為生旺之氣,其勢方張,有獨特的性質,而陰干,名為衰竭之氣,它功成身退,較不與財勢而爭,是故五陽干必得五陽干之相剋才能相得益彰,在此當中又各有不同的搭配喜好,比如甲木通常喜庚,名為:庚金劈甲,丙火通常喜壬,名為:壬水輔映,戊土通常喜甲,名為:甲木疏通,壬水通常喜戊,明為:戊土堤防,唯獨庚金喜丁,名為:丁火鍛煉;以上之配合乃在提升個體命局的氣勢,命局用神有力,格局必高,人文才氣富貴壽征也。

 30. 殺重身輕:比如丙火的日主生在秋天月令,日主弱的情形,又因壬水殺星太重,也不見戊土來制殺,這種情形叫做殺重身輕,日主衰弱七殺太旺,這種命必不是善類,不但風險多,做人常笑裡藏刀,膽大光棍之輩(如果能得戊土來制壬殺,變為食神制殺格,反敗為勝,則轉禍為福了,但必須也要有一個比肩或劫財來助扶方為上命,否則日主太弱難任泄剋交加,亦無濟於事的,作事有始而無終,發福之處也有災)。

 31. 貪財破印:又叫「財星破印」。日干弱,喜印星生扶日干,則不喜財星,因財可剋印也。若柱中以印為用神,而逢柱中有財星沖、剋印星,則為不吉之兆。人命逢此,一者背井離鄉,二者職業不定,三者學業難就,四者因財致禍,五者早剋母親,六者體弱病多,七者經常搬遷,八者為人虛浮、了無實學,九者婆媳不睦,以上諸等,必犯一二。又看此財、印居於何柱而詳言之。行運遇之,多主有災,或丟掉公職(也許是下海),或因財喪命。凡財星破印,須有比、劫制財方佳,行運亦同。比如:某人四柱是辛丑 辛卯 丙辰 己丑;此造日主丙火生在卯月,為身弱用印格,月令真神正用,可惜干頭逢財合日主,日主有戀財貪合而忘印星,此名破印(辛金剋卯木),皆主放棄祖業,外地白手成家之命,凡是印星是喜用被財破掉,都叫貪財破印,註定難承祖產了。本造若逢一丁火劫財來扶助,就比較吉祥(逢丁忌壬運)。

 32. 陽刃倒戈:陽刃是主五陽干日主的帝旺支,刃乃物極之意,由好轉壞,倒戈者,比如:庚辰日主生在酉月,名為刃格,若逢出生在酉時,即為陽刃太過,四柱原有辰合酉刃,此時最怕歲運來沖動此刃,會變成一合一沖,這時刃必進退維谷,會發生凶禍的,故名倒戈(大都意外傷亡)。

 33. 炎上非時:所謂炎上,乃指某命中的火太旺而又不見金、水來相濟,例如:丙火日主,本為陽精之火,出生在深秋戌月,設使地支成寅、午、戌三合火局,又要天干火神再透出,勉可成為炎上格看待,但是由於出生的月令不是在火神司令正旺的四、五月,故名為“炎上非時”也,但此種炎上格不得時,只要大運走東南之地,也可得名利於斯時,若不走東南木、火運則無吉祥可言,偏枯。

 34. 日照江湖:此句的含意頗深,它的意思是這樣的,例如:冬季的丙火,雖值休令,只要地支有旺根,則日主丙火猶須要有壬水來相輔,才能以取貴,此乃丙火獨有的性質,推命格的高低、富貴、貧賤之別,不只依靠用神,對於命局的日干陰陽所需及各季令五行配合是很重要的,不要忘記。(冬月的丙火只要日主不太弱,是不怕壬水,反而需壬水),至於生在十二月丑令,丙火最不希望的是己土透干,如果己土傷官干支多的時候,此時宜有甲木可用,否則必是無用之人。

 35. 從而不從:此謂命局的一種特別格,如:從財格、從殺格、若見比、印者就是叫從而不從,古命書云:「類化氣而不成局,類印後而不成印」,那麼這種命的人,大都要靠他人之力,或入贅過房之命了,這種情形尤其是丁火日主出生在三冬更是不好(亥子丑月令)。

 36. 三丙奪丁:是言丁火的日主,如果天干見兩個丙火(劫財)而又沒有壬、癸去剋制丙火者,此時日主丁火的光,必會給丙火盡佔有去(但是宜柱意,丁生夏月方適用此例),也就是福份被兄弟或姊妹早先奪走,或自己比兄弟命格低,其人幼年亦必貧寒的,是困苦之兆。

 37. 枯草引燈:草木(甲是大樹,成棟樑的木,乙木是花卉,是小草之謂),此句之解釋,是比如丁火日主,生在三秋月令,火到秋是死絕之時了,火的氣力已衰退,因此丁日生秋季之月令,必先有甲木為用,名叫甲印引丁,如果沒有了甲木正印可用,改用乙木,是姑且用之,是故名為“枯草引燈”也,但是有了甲、乙之木,仍須有一丙火比、劫是最好的搭配了。

 38. 嫡母:所謂嫡母,在命理學上叫做正印,比如日主丁火生於冬月(亥),火到冬令是入死、絕之地,最需要是甲木的印星來生扶日主,而甲是丁火的正印,故名“嫡母”也。

 39. 權官會覺:官即是正官,是指命局正官多合,比如:戊土日主不弱,逢乙木透干,乙木是戊土的正官,但他干又透出庚金,此時乙、庚作合,官星合去,名為:合官不貴,又謂:權官會覺,此種人必外直內奸,而且多口是心非之人。

 40. 君臣慶會:這句話在於命理方面,它有兩個分析點,第一凡是大運行到吉利、好的運,而逢流年又恰好是與大運相同這一年可以叫做“君臣慶會”,但如果是忌神就變成伏吟則是不可以這樣講的(伏吟壞的會有事端、病苦發生,故不以慶會言之)。第二是八字中出現用神兩個,此二位的用神都是天透地藏,而且又成為格局,此種情形我們就稱為君臣慶會,比如:戊土日主生在五月是以壬、甲作為用神,然四柱中同時天干皆出現壬水與甲木(壬是偏財格,甲是七殺格)。 

 41. 孤殺無輔:大致出現在命局的七殺,都喜歡有食神制之或印星化之,倘若七殺不見食神又不見印星者就是七殺無制(是一種吉凶較極端的現象),但是如果命局是以七殺為用(用神是七殺)雖不見食與印之制化,亦不作七殺無制名之,而是叫做“孤煞無輔”,不作凶論,只是一生虛名虛利,衣食無缺之中等命而已,較無法大富貴。

 42. 火燥土頑:土頑者是土太多而欠疏通,火燥是火的力量不小而土變成太乾凅,比如:九月戌,戌月的己土日主而地支逢寅、午、戌三合成火局(印格),而四柱又欠金、水,這時就是火燥土頑了,此種火燥土頑的命是凶敗的格局,一生必為衣食而奔勞,為人又愚笨憨厚,較拙於求謀。(以上假如有見一癸水透出者,就會改變命運好些,但癸透最忌逢戊土合去,也忌行到戊運,如此則敗一生之業矣。)

 43. 假殺為權:在命理上能借重七殺的優點來發揮權勢的命,我們稱為假殺為權,但是有一個原則是日主不能太弱,才會有福可言,比如:庚金生在四月,日主不弱,四月(巳)本是庚金的長生位,而巳中正氣丙火是庚的七殺而丙火在巳月是得祿之地,這時日主可以借重丙殺之力,此亦謂假殺為權,但若四柱一派丙火而不見壬水來制之,此又謂假清高之命、虛仁義,又會刑剋妻子,是不好的命,因此庚金生四月,殺旺之令,宜有壬水食神制之方成好命,若有壬水,此時又忌戊土透出,一見戊土乃是病重得藥又生病,吉中反敗,一行火運必災禍連綿。

 44. 洗金:這句話常用在日主為金的情況,尤其是日主辛金生在四、五月,此時火旺土燥,辛金怕火亦忌土多埋沒,乃是凶命之兆,此時最需見壬水,有壬則可以名為:洗金,逢壬更宜再見庚、辛比、劫助之,此命最吉祥,如果壬水高透地支有根則更吉,食神制殺,能文能武,一世功名榮達、富足之命。

 45. 濕泥:比如庚金日主,或各干(除丙、丁火外)生在丑月,丑在五行是土,居寒冬之位,含有水氣的冷土,愈凍愈寒,故名之濕泥,此時必須要有丙、丁之火來解凍,再用甲木來疏土生火,如此方不致為濕泥,命局必高,福氣亦大(凡是生在丑月不見丙、丁者皆言濕泥)。

 46. 烘爐:在命理上的烘爐大都在言辛金,辛金是陰柔質弱之金,是秀氣能發亮的金,專喜水來淘洗,而不喜火太旺來鍛煉,會把美麗的玉塊燒壞掉,比如:辛金的日主生在寅(正月),其時天氣雖尚餘寒,火是適時之調用物,但是如果地支成寅午戌會合火局,火神又透出天干者,火太旺,這就叫辛玉入烘爐了,是急需有壬水來作救藥的,才能化干戈為玉帛,否則必是多災多難之命,不夭亦貧。

 47. 體全之象:比如:辛日主出生在七月,喜壬水高透,名為:體全之象,但壬水不可太多,以三辛得一土為是,是金、水傷官,此時壬多反以戊土制水為用,但不宜丁火來合壬水反而不吉(傷官見官也)。

 48. 發源:就是來源的基點,源頭,例如:壬水的日主出生在正月(寅),寅月就是水神失時的月令,水很弱,此時宜先取用庚金,因庚來生日主壬水,此即謂發源,(若癸日主生在正月,則用辛金為發源),凡是壬水在春季,一、二、三月令,大都以金為先,這些理由均在取發源為用神也。

 49. 病、藥:這兩個字用在命理上最多見,所謂病就是好比人體生了病,在命理上相當重要,如果學命理的人能把命盤中的病認出來,就能明白取用神之道,那麼命理必通了。因為只要能知病在那裡(何五行為病),就可以去找到醫治這個病的藥了,病與藥即明,則命大成矣。談到病,通常八字中都是有病為多,不要怕病,只要知到病有藥可救,則命必高格,福祿壽必昌,怕只怕有病無藥,通常的命很多都是有病無藥或有病藥太輕,這種命如果沒有好的風水祖蔭的話是很難出人頭地,又常禍害不斷,一旦行到壞運,不是敗財、重病、 就是死亡,如果行到好運也只能改變生活環境好些,或虛名虛利一場,運一過去又回復到奔勞衣食或窮苦潦倒之境了,比如:辛金日主生在二月或三月,是以壬水為用,而以戊土為忌神,倘若此時的戊、己土透干又很多,就是以戊土為病也,即知戊、己土是病,那麼能剋制土的是木,就是要以甲木來為救藥了,用甲木為藥去劈掉戊土的病,如此就是有病有藥了,此時甲木要有力為佳,用木制土救壬水,全域精神甦醒,煥然有生氣,百福齊集。

 50. 水泛木浮:顧名思義,此為水太多而木漂流在水中,必是浮沈之兆,浪跡天涯難生發之命也,例如:二、三月之令,假如壬水日主,四柱天干地支逢壬、癸水天透地藏(或成局),雖在二月木旺,亦必受大水所漂浮,若不見戊土來制水為堤防者,一生必辛苦,再行到水運者必見凶事臨身,此種命大都會死在他方外地。

 51. 干煞:比如日主是癸水,癸水至陰,雖較潤軔,但是如果四柱都是火、土(財與官),而沒有金(印)來近貼生助者,或日主在地支中又無根源,這就是干煞也,此種命必須能入從格為佳,若不入從格者必是殘疾夭折之命,自小可能發燒成白癡,小兒麻痹了。

 52. 雪夜燈光:這是一種奇命,在子平八字學中,或其它之命相中,大都以奇者、特別者之命為貴格,例如:十二月的癸水日主,生時是夜間,而四柱干支癸與己會聚,唯獨在“年干”出現一個丁火,此乃上上命格,如此則可以用雪夜燈光而名之。這是很寶貴的一種造設,所以是好的命,也如俗語所說的,得天獨厚,但這種命在白天出生或雖在晚間出生而沒有丁火者,不作雪夜燈光論貴命,反而是個孤困的人生。 

 53. 文職、武職:人生出世,來到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一份天賦之職責(工作、行業)又名:業種,就此分有文與武之別,在八字中若提到或被人問到所謂宜文職者並不單指從政為官或為學者,而是指其求生當中較屬於靜態性的工作而言,較具用腦力之行業亦是,如:會計、精算、人事行政、分析企化、品質管理、資訊行業、教師、學術研究、科學家、書法家、財務管理、出納、公關、秘書、政府機構辦事、行政官員、百貨、門市、單純性店鋪業等。而所謂的武職者是指其求生的行業較屬於勞力形態、或具有損耗體力或較不固定地點的戶外行業, 是屬於動態性的,諸如:外務、航空人員、航海人員、旅遊業、郵電業外勤人員、採購工作、業務、現場管理、生產經理、司機運輸、運動員、採訪記者、一切粗重勞力工作、軍人、員警單位、工程建設界、農漁牧業、礦業、製造業、批發業,工作者等皆屬之。

 54. 比、劫幫身:比肩、劫財與日干屬同類之物,均可助日干之力,如:甲見甲(比肩)、乙(劫財)、寅(祿)、卯(刃)之類,正如一個人打不過人家,有兄弟幫忙或壯膽,就能打過人家。日干弱,不能勝任財、官、傷、食之消耗,柱見比、劫則為喜,如柱中財多身弱,喜比、劫幫身剋財;柱中官、殺旺而身弱,喜比、劫幫身敵官、殺;柱中傷、食旺而身弱,喜比、劫幫身洩氣也,行運亦如之。人命逢之,兄弟有情,朋友得助,社會關係良好,發達亦是靠兄弟朋友之助。但日干本強,又見比、劫來幫身,則為禍也。

 55. 比、劫奪財:又叫「比、劫爭財」。日干強,柱又有過多之比、劫星,則比、劫之幫身卻為凶兆,蓋旺上加旺,物極必反;而柱中財星本為日干所享,卻被比、劫爭奪而去,此不吉也。比、劫過旺,須有官、殺星制伏比、劫方為福。人命逢比、劫奪財,一生財物每多虛耗,經濟觀念不強,浪費成性,且一生又多遇小人奪財,兄弟無情義;行運遇此,多主遭人算計而破敗。柱中日干強,比、劫多而成為忌神,須柱有官、殺星制之,行運亦宜官、殺旺鄉。

 56. 財多身弱: 又叫「財旺身衰」。柱中日干弱而正、偏財之力強,日主不能勝任之,其財反不能享,如三歲小兒要挑一百斤東西。凡財多身弱者,而柱中又有官、殺,則財生官、殺來剋日主,其禍不可勝言。或柱中又有食、傷,洩盡日干元氣生於財上,其禍亦重。財多身弱,宜見柱有比、劫幫身為福,行運遇比、劫則發,或柱有印星亦吉,唯須比、劫制財以護印。

 57. 印綬護身:日干弱,當賴正、偏印星生身而旺。凡印星護身,忌財星剋印,喜官、殺生印。若柱中日干本強,又有印星來生,或遇過多之印星生日,反不為吉,則又喜財星剋去多餘之印。流年、大運同此。

 58. 官、印相生 或殺、印相生:柱中官、殺剋日,須印星洩官、殺之力而生身,或身強印弱,喜官、殺生印。古有云:官生印,印生身,富貴雙全。殺不離印,印不離殺,殺、印相生,功名顯達。

 59. 財旺生官:身旺,財旺,官弱,喜財星生起官星為用也。

 60. 官星衛財:柱中財神,被比、劫奪去,尤喜官、殺星剋去比、劫,使財星為日干所享,此乃官星衛財也。

 61. 官、殺混雜:柱中既有官星,又有七殺,且官、殺成黨,剋伐日干,則凶不可測。日干旺,比、劫多,不忌官、殺相混;日干旺,印星有力,則不忌官、殺。身衰而官、殺混雜,必然貧賤;身強而官、殺混雜,亦宜去官留殺,或去殺留官,具體情況依四柱結構而定。凡官、殺混雜,喜印星化官、殺而生日,喜比、劫代替日干而受官、殺之剋。若日干不弱,又喜食、傷制去官、殺之力;若身弱則喜印星化官、殺生身,反而不宜食、傷也;身弱又逢剋洩交集,下命無疑。

 62. 官變為鬼:又叫「身衰遇鬼」。日干衰,有重重官星來剋日干,此非官也,實乃剋身之鬼也,官多則無官,與七殺無異,禍不可測,唯喜印星化之。大忌柱中有財及運逢財地,必遭大禍。

 63. 傷、食洩秀:日干強,比、劫多,無官、殺,須傷官或食神洩日干之力,以趨中和,此為洩秀,而尤喜柱有財星,則比、劫生傷、食,傷、食生財星,財為我所享也。日干衰弱,再不宜逢傷、食盜洩日干之氣,如此則弱上加弱也,又宜取比、劫代身洩氣,或印星制去傷、食。流年、大運同此。

 64. 偏印奪食:又叫「食神逢梟」。日干強,無官、殺星,宜食神洩氣以成中和,而生財星為福,但柱中卻有偏印星,剋去食神,而使日干更旺,此為凶也。此非獨食神、偏印也,傷官、正印亦如之。凡傷、食洩秀而用,不宜見印星也,若遇之,又宜財星剋去正、偏印方為福。

 65. 食神制殺:日干衰,有食神,又有七殺剋身,殺雖不宜見之,妙在有食神制去七殺也。或日干旺,七殺亦強,無印星,唯以食神制伏七殺,化為權星也。古詩云:「偏官有制化為權,唾手登雲發少年。」此不單食神可制殺,傷官亦可制殺,其理同。唯日干強,七殺弱,不可制也,反宜行財、殺旺鄉助起七殺也。日干強,七殺強,可制,但不可制過頭,如疊疊傷、食,七殺被制過份,又為凶兆,不能發達。日干衰,七殺過強,不可制也,反宜印綬化殺生身為上。

 66. 羊刃駕殺:日干強,柱又有羊刃,喜見七殺,此七殺不可制,名:羊刃駕殺,兵權貴顯。如七殺過重,又宜略略制之,或有印化之,制者宜行制伏運,不宜印運;化則宜行印運,不宜行財運剋印。凡命中有羊刃駕殺者,以制殺為佳,以印化殺並不一定很好。

 67. 官星帶刃:日干強,柱有羊刃,喜見正官,尤喜正官通根透干,制伏羊刃,名:官星帶刃,掌萬將之威權。柱中羊刃重而官弱,則又宜財生官,或殺混官,行運亦如此。唯羊刃不喜正官在地支來沖也,反為大凶之兆,名:羊刃倒戈,必作無頭之鬼。如:甲以卯為刃,不喜酉來沖,丙以午為刃,不喜子來沖,流年大運同。

 68. 傷官見官:柱以傷官為用,或柱傷官氣盛,則不喜官星,緣傷官與官星相戰,其禍不可勝言,所謂:「傷官見官,爲禍百端」,行運亦同此。凡傷官見官之格,最難分辨,訣云:「傷官見官最難辨,官有可見不可見」,可見傷官見官也並非全然皆凶。傷官與食神原屬一體,惟陰陽不同而有異矣,大抵身弱而傷官旺,見印則可見官;身旺而傷官亦旺者,見財而可以見官;傷官旺而財星輕者,有比、劫而可見官;日主旺而傷官輕者,無印綬而可見官。傷官旺而無財,一見官而有禍;傷官輕而見印,一見官而有禍。

  傷官之格,最為複雜,而格局亦配六神而有種種不同。如:傷官用印,傷官用財,傷官用劫,傷官用傷,傷官用官等。若傷官用財者,日主旺,傷官亦旺,宜用財以流通之,有比、劫而可見官,無比、劫而有印者,不可見官。日主弱,傷官旺,宜用印,可見官而不宜見財。日主弱,傷官旺,無印綬,用比、劫,喜見劫、印,忌見財、官。日主旺,無財、官,宜用傷官以順泄,喜見財、傷,忌見官、印。日主旺,比、劫多,財星衰,傷官輕,宜用官,喜見財、官,忌見傷、印。

  所謂「傷官見官,為禍百端」者,皆日主衰弱,用比、劫幫身,見官則制去比、劫而損用,故以為禍也。若原局中有印,見官、印不但無禍,而且有福也。上論傷官與財、官、印、劫之配合喜忌,然尤須視其所屬之地位如何,若傷官與官之地位遠隔,而財處其中,則傷官生財而不礙官,相剋反而相成,自不為忌;又傷官有印,不忌見官者,以傷官為病,以印為藥,亦須地位適宜,方能制傷而護官也。至於傷官用官,大抵以調候之作用為多,最宜身旺而不致剋泄交集,不勝負荷耳。至於傷官用官之看法,因時令之異而各有喜用不同,訣云:「火、土傷官宜傷盡,金、水傷官喜見官,木、火傷官官要旺,土、金官去反成官,惟有水、木傷官格,財、官兩見始為歡」雖未可拘執,而大體可見。茲略分述如下:

  ① 火、土傷官宜傷盡:火、土傷官,生於六、九月,火炎土燥,滴水入之,反激其焰,故宜不見官星,謂之傷盡也,然此為理論,有時亦不必然,究之火為日主,土為用神,行官運水來,不能傷用,反為用神所剋,本來水來潤土之燥,未嘗不美,特不如金運及濕土帶金為尤美耳。若生於三月十二日土令之時,火氣之力如何,又當別論,故生於三月身旺亦喜官,十二月則天寒氣弱,大體喜印。不同六、九月之看法矣。

  ② 金、水傷官喜見官:金、水傷官,生於冬令,金寒水冷,調候為急,非見官星不可,然水、火並見,剋泄交加,最宜身強,又更重要者為印綬,蓋有印扶身則不忌其剋泄兩見。官見不過調候暖局之作用矣。

  ③ 木、火傷官官要旺:木、火傷官,生於夏令,火旺木枯,調候為急,最宜見印,惟夏水絕源,喜官生印而為用,非單純喜官也。如:甲木見丁火傷官,四柱有印滋養,而見庚金七殺,為庚金劈甲引丁,反成木、火通明之象,殺、印相生,主健鷹揚,所謂官要旺者,蓋用官生印也。

  ④ 土、金官去反成官:土、金傷官,生於秋令,金神用事,最宜用印制之,苟秋水進氣,水重增寒,亦宜見印,為土暖金溫,見官無益,不喜見官,故以去之為美。

  ⑤ 水、木傷官喜財官:水、木傷官,生於春令,調候為急,最喜見財星暖局而生機蓬勃,苟水太旺,亦喜見官,惟以財星為主要之用耳。

  以上五種格局,只為其基本原則,一切還要配合格局需要而定,靈活運用為要。

聲明:本站內所有命理相關文章均為「望暘容雪」所編寫、校正、排版之文字,未經筆者之同意,請勿複製轉載,若有局部引用也煩請註明該文章原出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