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樂天知命-八字研究所
關於部落格
  †ღ 免費八字論命/算命/諮詢服務(非電腦批命):八字命理學乃源自古人「鑑往知來」的深邃智慧,是一種利用天干和地支來準確記錄年月日時的方式,以解開生命的密碼;其係由八個干支所組成,而年月日時的各干支組合稱之為「柱」,即形成年柱、月柱、日柱、時柱,故八字又稱為四柱或四柱八字。
  • 1258881

    累積人氣

  • 16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 干支氣息原理探微

  上面三種日主結構乃為“活木”,在五行運行原理中,活木必得火而秀,見丙、丁方顯其木性之清華,乃通明之象。取用大忌庚、辛與運入西方,用金則損其木之俊秀之氣,從而形成金、木交戰之勢,而木之清氣失真,乃格局欠高。

  甲申、乙酉日,配合坤兌稟象,位於西南方,為火、金分野之所,是甲、乙木之死絕之地,在納音為“井泉水”,於《洛書》與艮卦對待,而成山、地互剝之象,在《河圖》與坎易位,坎者水之居所,成化生之象,是寒泉清冽,取養不盡,生氣中藏。甲午、乙未日,配合離坤稟象,為火、木分野之地,是木之生死之門,在納音為“沙中金”,於《洛書》與坎卦對待,而成水、火既濟之象,在《河圖》與震易位,震者木盛之所,不為剋制,是燥於其外,裏強而實,質性內斂。甲子、乙丑日,配合坎、艮稟象,為水、木分野之地,是木之沐浴敗地,在納音為“海中金”,於《洛書》與離卦對待,而成火水未濟之勢,在《河圖》與兌易位,兌者金旺木衰,得支中之水而養,不為剋制,是漂而不寒,生息猶存。

  上面三種日主結構乃為“死木”,在五行運行原理中,死木必得金之剋,見庚、辛之劈,木內斂之實顯露,乃成反生之功。在取用上最忌火---丙、丁與運南方,用火則損木之精華,是為制去劈木之金,而木之內實無法顯露,形成金、火交戰之勢,則木為之一炬,所以經云:「木不南奔,而生焚身之災」便是指此。

  (3)甲、乙木小節:活木用火,命局清,而格局高,用金則否,為格之下。原理:活木用火泄秀而生財(土)養官(金)。氣息流通:為木生火、火生木、土生金,金生水之順行太極的運行規律。死木用金,命局清,而格局高,用火則為格之下。原理:死木用金劈之而生水,為絕處逢生之象,官(金)能生印(水)。氣息流通:為金生水、水生木、木發秀的逆行太極的運行規律,古書中稱“反生之法”。

  中國易文化幾千年來,有它獨特的魅力,非一個“旺弱”兩字而能盡之,它有著順逆、反正的運行軌跡,其氣息是可感可尋的、是辨證的、其內中所藏的變化原理是玄妙的,特別是《河圖》、《洛書》的先後天交媾原理,能證清命局的清雜,從而根據命局的結構順逆之機,取用並確定格局的高低,以應人的命運成敗。

 2. 論火:

  
(1) 火性:丙火為灼陽之精,有炎上之性,猶如霹靂之勢,猛烈而巨大,似太陽之能,普照大地,而春暖花開,所以不為壬水之剋,而反生映光之性,能解大地寒氣而化雪霜。又如爐火剛猛,可以鍛煉庚金,以鑄成有用之器械,具驚天動地之能,威震八方之勢。丁火為陰柔之性,其形為文明之象故體靜,剛性內斂,不畏強權,以中庸之勢,包容萬事萬物,具暇想幻影而遊弋五行,體健形全,則能左右四季,司命萬物,而成既濟之象。

  (2)干支結體生死論:在六十納音中,六丙、六丁日分別迴圈,氣息玄藏,絲絲入扣,並有烈火、熾火之別,其受氣深淺體現於此,在命局審定、喜忌配合和行運順逆中,不可不明。丙寅、丁卯日,配合艮、震稟象,位於東北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丙、丁火的祿旺之地,在納音為“爐中火”,於《洛書》坤卦對待,而地火明夷之象,在《河圖》與乾易位,乾者金之居所,乾中藏戌為火之歸宿,有平地出熾之象,有蓄精養息,助益不盡之勢,其生氣中藏。丙辰、丁巳日,配合巽稟象,為火、木分野之地,是丙、丁火之祿地,在納音為“砂中土”,於《洛書》兌卦對待,而風澤中孚之象,在《河圖》與坤易位,坤者火之餘氣居位,坤中火、金交媾,其性溫含,有跨越夏、秋之勢,氣息平正。丙午、丁未日,配合離、坤稟象,為火、金分野之地,是丙、丁火旺相之地,在納音為“天河水”,於《洛書》與坎卦對待,而水火既濟之象,在《河圖》與震易位,震者木旺火生之地,乃火、木引身之處,其源足體聚,烈性於表,有焚身之勢,炎上之形。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火之烈”,在五行運行原理中,烈火必得水而秀,見壬、癸與北方運,顯其火性之精神,乃湖海映光之象。如以用金,乃為性能之忌,因庚、辛與運入西方,金則損火之印,而賴土養之,似成晦火欠光之歎,失其通明之氣,其性不能發揮炎烈之質,乃格局欠高。

  丙申、丁酉日,配合坤兌稟象,位於西南方,為火、金分野之所,是丙、丁火之死地,在納音為“山下火”,於《洛書》與艮卦對待,而成地山謙之象,在《河圖》與坎易位,坎者水之居所,為太陽普照化生萬物之象,是為金被水托,依虹跨雲,生氣盎然,氣息爽朗。丙子、丁丑日,配合坎、艮稟象,位於東北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丙、丁火之胎養孕育之地,在納音為“澗下水”,於《洛書》與離卦對待,而成火水未濟之象,在《河圖》與兌易位,兌者金之居所,為金神生麗水,溫火暖金之象,是為金被火煉,火氣依水而反生木印之象,生氣猶如絲線,氣息好比佛光,若隱若現。丙戌、丁亥日,配合乾卦稟象,位於西北方,為金、水分野之所,是丙、丁火之死絕之地,在納音為“屋上土”,於《洛書》巽卦對待,而成天風姤之象,在《河圖》與離易位,離者火之居所,為火熾之旺鄉,有劈金抗水之能,是為火之庫藏,乃為頂天立地,幻化成形也,其氣猶如爐焰,絲絲入扣。

  以上三種日主結構為“火之熾”,在五行運行原理中,熾火必得木而騰其炎,見甲、乙與東方運顯其火性之輝煌,乃木、火通明之象。如以水則忌之,因壬、癸與運入北方,而水不能生木而反盜日主之氣,則成丙、丁臨死絕而遇汪洋,是自毀其光。其勢必以木為解救,但寒木身濕性陰,而難成其火性,故有歇滅之歎,故書云:「水、火兩停而有既濟之功、失勢而有滅頂之災」、「喬木有通明之象,寒木有塞火之憂」乃格局欠高,而憂心忡忡。

  (3)丙、丁火小節:烈火用水,命局秀發,而格局高,用金則否,為格之下。原理:烈火用水可生印(木)榮身(火)。氣息流通,其勢輝煌:為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之順行太極的運行規律。熾火用木,命局清,而格局高,用水則為格之下。原理:熾火用木生身泄水剋土,護衛無根之炎,防陽水之侵,為化生之境,是印(木)泄殺之氣(水),木制土晦光。氣息流通,通明之象:為木泄水、水泄金、金泄土,火而能發其光,為逆行太極的運行規律,也為古書中的“反生之法”。

  五行的性質在順逆的運行中,有其各自的特點,它們的相互作用乃《河、洛》的對待原理,所以在不同的環境下、結構中有特性的配合,非一個旺則抑、弱則扶而能概括其內在之氣息的,在研究命學之途,其理法效法依於自然,其心智多思於生活中之事物,那麼,物與物之間的相互聯繫與排斥,依賴與對立的關係,就是五行運行之真機。只要清純之氣,能舒展通暢,它就能顯示一定的力量,命局的高低而能盡入眼中。在命局與行運中,只要條件成一絲清氣,則對人之事業有一分助益,其人也多一分成功,所以在大千世界中,有人在一夜之間成為富翁,有人一敗如灰,均在於這清氣的阻隔與通暢,論命中不可不明,這天地造化之理。

  3. 論金:

  (1) 金性:庚金乃喻為天上之太白,剛健為最,具肅殺銳利之性,形如刀斧、質似頑鐵,以至陰為體,內藏至陽之精,晶瑩剔透,猛烈戾氣,有琢削鋒銳之勢,號:月白而風高,潔身睿智,越凡脫俗,其精神堅毅不拔,氣如鐘鼎,威武不屈,聲威四海。辛金為柔軟之性,其形如美玉,其質似月光,柔潤潔白,有清風明月之喻,為甘泉顯露之象,是外柔內剛、體用雙具之物,有交歡助人之能,所以人間五金皆它。

  (2)干支結體生死論:在六十納音中,六庚、六辛日分別迴圈,氣息相通,肅殺乖張,理玄而情至,絲毫不爽,並有頑鐵、器具之分,其受氣深淺體現於此,在命局審定、喜忌配合和行運順逆中,不可不查。庚申、辛酉日,配合坤兌稟象,位於西方,為火、金分野之所,是庚、辛金的祿刃之地,在納音為“石榴木”,於《洛書》與震卦對待,而澤雷隨之象,在《河圖》與巽易位,巽者金長生之所,巳中藏金之生息,巽為地戶,自有開天門,閉地戶的交合之氣,乃生生之妙,所以書云:「火、金相交而能成器」就是指此。庚戌、辛亥日,配合乾稟象,位於西北方,為金、水分野之所,是庚、辛金秋金所藏之地,在納音為“釵釧金”,於《洛書》與巽卦對待,而成天風姤之象,在《河圖》與離易位,離者金處沐浴之所,乃鍛煉修飾之地,有乾金孕氣,乃先天真元之象徵,在火石中而立足,吸取天地交合之氣,爐火雖旺而不熔金,自得生生之妙,但金至午而性乖,難發剛猛之性,但金獨煉而生氣存,所以書云:「火不滅金」就是指此。庚辰、辛巳日,配合巽稟象,位於東南方,為火、木分野之所,是庚、辛金之胎養之地,在納音為“白蠟金”,於《洛書》與震、乾卦對待,而成風天小畜之象,在《河圖》與坤易位,坤者金祿旺之所,而成至陰之體,內含至陽之精,申金肅殺剛勁,而得輔助之功,在金之旺鄉而如頑鐵堅銳以極,並有劈殺之威。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金之頑”,在五行運行原理中,頑金必得火而成器,見丁、丙與南方運方顯其金性之內在至陽之體,乃成鐘鼎之器。金乃獨異它物,不離丁、壬之培補,僅甲木之疏秀,其質、其性則不能發揮,如以北方乃金沉水底,如以西方,逞勇好鬥,江湖之流,格局低下。 

  庚子、辛丑日,配合坎、艮稟象,位於北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庚、辛金之死絕之地,在納音為“壁上土”,於《洛書》與坎卦對待,而成水山蹇之象,在《河圖》與兌易位,坎者金之死長絕所,子中藏癸水泄弱金之肅殺之氣,而金寒水冷,金在水中而底蘊盡失,唯以木、火之舒展,方成既濟之功。如賴土養其精,而成晦火傷身之病。所以得木、火自能中和純粹,生機長存。庚寅、辛卯日,配合艮、震稟象,位於東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庚、辛金之胎養之地,在納音為“松柏木”,於《洛書》與艮卦對待,而成山雷頤之象,在《河圖》與乾易位,艮者金胎、絕之所,艮中藏木、火之生機,雖是土之餘氣,而中藏剋耗之神,使支中之氣玄而妙之,為可生可絕之所,重在干支引化而成為利器之金,多出描花畫草之丹青,此喻佛祖之香爐,有引燈悟道照亮前景之象。自得妙法之緣。庚午、辛未日,配合離、坤稟象,位於南方,為火、金分野之所,是庚、辛金之敗地,在納音為“路傍土”,於《洛書》與坤卦對待,而成地火明夷之象,在《河圖》與震易位,離者金之舒展養頤之所,午中藏己土,而得反生之功,此即在火爐中而安身,吸取天地之養化之氣,有爐火煅金成器之象,但又有搖籃沐水之歎,兩者隨氣而存,剋化引物,全在四時之氣也,金之成敗在於此,生息妙意也在於此,此乃大自然之造物所至。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金之器具”在五行運行原理中,珠玉之金必得水泄而得以晶瑩剔透,賴己土培補生機盎然,見火則有消熔之憂,逢戊有埋金之病,所以南方逢土而忌之,有損模之憂,模壞而金不成形,體缺貌非,砂石雜中,而濁氣難除,此乃無異於頑石。所以五行之性自有特色,非一個性而定之,它有迎長之勢,抗消之能,乃隨四季之變化,生機氣息,由如人之呼吸,一來一往,在自然而為開闔閉拒,自有配合之妙。違背它的內在結構原理,則難以成其勢,自然為格之下。

  (3)庚、辛金小節:頑鐵用火,乃以火鍛煉成形,命局粗糙之氣除,俊秀剛勁之氣存,而格局高,乃人間之生殺大權的體現。用水、土則否,為格之下。原理:頑鐵用火,為火生土印而養金,其身則榮,而忌戊土以埋金,盡成頑鐵之朽。用火之氣息流通,其勢猶如爐火之純清,自有臨制四方之威,此乃五行運行正理,為太極的運行規律順氣。珠玉用水,命局清白,而格局高,用火則為格之下。原理:珠玉用水而生木,木生火,為鍛金的反生之法,此乃最忌己土濁壬,為金不白則水不清,月色暗淡。金得壬水之洗,乃月白風清,氣息流通,絲絲入扣,刀工、文筆詩歌振天下。為水生木、木生火、火煉金的反生之法,為逆行太極的運行規律,是日主干支結構的天地交合的原理,此乃是決定命局運行方向的成敗條件。

  五行的干支組合,是命局之氣息引出條件,引與制,順生與反生,是日主之干支組合決定的,有了這一分辨條件,再進行五行季候的配合,論其五行喜用的受氣深淺,進行分化結構解析,其衰旺、其先後天素質,便一目了然。再論其命局中的清、純、雜、濁、燥、枯等與行運的成敗關係,則人的一生榮辱成敗盡於掌中,所以《滴天髓》才著有“巍巍科第邁邁倫,一個玄機暗裡存”之說。在六十納音的排列之中,包含了易卦的消長關係,它們的干支配合有著自然支行的結構原理,非一個日主旺弱而能言盡其理。旺弱的論命方法,只是針對百分之四十的普通命例,而設立的一種分析方法,但就其命局的結構層次高低,是不能用旺弱之法來劃分的。在命學古經典中,雖有正官、正印等八格講解,但命主的格局高低,事業成就之大小,用旺弱的方法是論斷不出來的。在現代社會裡,人們都盼望能從命學中看到自己更多,特別是對於財富的多少,官職的大小,配偶的生肖等,用旺弱這個單一的古法,去分析論斷命運是不能滿足求測者願望的。而我從古傳中研來,得其先人之命學精髓,加上多年的實務與現今社會的職業等級、財富狀況,人事喻意等內容進行了總結與收集,其中五行氣息流通、季候的配合、順逆之機、干支換象才是命學之魂,它能論高斷低,是眾書沒有的觀點和論命的方法。古人論命原本如此,只是今人之易學修為欠變通、意境欠深邃、簡而理會,則失去了體悟自然運行之法則。

  4. 論土:

  (1) 土性:戊土之形,喻為城牆、堤防,其質堅固,其性高厚剛燥,位居中正之左,收藏於四季之末,乃萬物之司命,可止氾濫之水,可固水成堤而灌溉田園,春夏氣辟得水潤之,可生萬物,秋冬氣翕而靜,使植物之成熟,有覆地蓋天之能,穩重誠信之性,是正道之坤象。己土之喻為田野、卑濕之土,質軟柔順端凝,性濕內含,其體虛貌全,能為金之模,可養木之根,是紅爐之壁,能晦火納水,氣息中正,而居其右,藏於季末之墓中,而臨制八方,有滋生不息之妙,駕海長虹之能,穩沉老練,誠信寬厚,是正道之坤氣。

  (2)干支結體生死論:在六十納音中,六戊、六己日分別迴圈,氣息相貫,濕潤交替,止水養物,而土氣凝重端莊,隱於它支中,則具生剋引化之用,藏於四庫,養金納水、培木晦火,各有其能,但體堅性直,身柔表固,則與它行有異,在其干支組合中,有堅土與柔泥之別,其稟氣深淺則體現於此,在命局審定、喜忌配合和行運順逆中,不可不查也。戊午、己未日,配合離、坤稟象,位於南方,為火、金分野之地,是戊、己之祿刃之地,在納音為“天上火”,於《洛書》與離卦對待,而離純卦之象,在《河圖》與震易位,震者土之沐浴之所,震中藏木而能生火培土,遂成城牆、堤防,能止水固流,潤澤田野。戊戌、己巳日,配合乾、巽稟象,位於東南、西北方,為天地交泰之地,是戊、己易位之所,乃引化萬物之竅,乾為“天門”,巽為“地戶”,是天地陰陽之氣的交會轉換之位,中正之土由此二門而出,燥化為濕而護金神,濕化為暖,而助長火神,許多從格的原理就出於此生死之門中,此為五行從氣的收藏之引化之位元,凡命局結構於此間,就應深思其氣之消長,方能定奪命局的之成敗方向。從五行長生掌而論之,巽為戊之祿位,乾為戊土寄生之祿位,旺而不旺,弱而不弱,氣息細膩。在納音中戊戌為“平地木”、己巳為“大林木”,於《洛書》與巽、乾卦對待,而成風天小畜,天風姤卦之象,在《河圖》與坤、離易位,坤為土之寄,離為土之刃,中藏印、比與金神,命局之結構與行運之變化玄機全在於此,格成兩極分化作用,其太極點有寒暖之別,研命者不可不知,不然空對五行,多而不驗。戊寅、己卯日,配合艮、震稟象,位於東北方,為水、木分野之地,是戊、己之長生之地,在納音為“城頭土”,於《洛書》艮卦對待,而雷山小過之象,在《河圖》與乾易位,乾乃天門,有火之庫藏,是土之祿旺之所,乾中土藏而能寄生於天地之間,可通中正之氣,引化戊、己而施力於天地之間,乃四時季候之藏,凡透干會支,其氣難易二主,死而不僵,萬物生長,包容金、火,而培木納水,司命於萬象。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堅土之質”,在五行運行原理中,堅土以木疏之,金、水而引之,乃格之高,但這三種結構又各有分別,最忌沖剋日支,而土之根去,必然多成多敗,土之誠性全失,而成奸雄,因為土本靜,而氣成稼檣,是固體止水之物,根搖則成乾砂流石,終成災禍。而在命局結構中,土多逢辰,喜西行,南方卑亢物不生,戌土有金喜行南,乃固本助秀,精華發洩。其它配合而不力,或燥烈或濕泥,均為偏否之象,而失中正之氣,乃格之下也。 

  戊申、己酉日,配合坤、兌稟象,位於西南方,為火、金分野之地,是戊、己之病死之地,在納音為“大驛土”,於《洛書》與兌卦對待,而澤山咸卦之象,在《河圖》與巽易位,巽為地戶,為金之長生之所,火之祿旺之地,其氣隨命局之組合,自是五行氣息消長之位,其氣可順而逆之,包容萬象,這也是戊、己中正之位的特性,因為巽通中天(洛書中宮)而至乾位,金神有洩氣之能,所成立之勢,則在水、火之間,一為養金培土,一為煉金成形,所以古書中才有“水、火相交中天過”之論,這也是土立巽、乾兩宮的運行結構,如氣不過中宮,則不能包容火、水,斯為下格,而不能化生萬物也。五行之機就在於生生化化,息息相通,凡無深厚的易學修為者,而逞私智,亂評古人之格局成立,此等大師,其伏法則大錯也。在古書中之“金神格”是成立的,只是交媾成立的條件與行運的助長狀態,決定人的成敗,非一語一例而推之。戊辰、己亥日,配合乾、巽稟象,位於東南與西北方,為木火、金水分野之地,是戊、己之祿旺之地,在納音戊辰為“大林木”、己亥為“平地木”,於《洛書》與巽、乾卦對待,而乾、巽純卦之象,在《河圖》與離、坤易位,其氣成交鎖狀態,必以引化為先,或情傾於水,或傾於火,所以古書中癸、戊化火,而更有化水之能,全在支神配合的引化力量,“得申化水,得午化火”,最易交合,研命者得用心體會,方才能明其真諦。乾乃天門,有火之庫藏,是土之祿旺之所,乾中土藏而能寄生於天地之間,可通中天之氣,引化戊、己而施力於天地之間,乃四時季候之藏,凡透干會支,其氣難易二主,死而不僵,萬物生長,包容金、火,而培木納水,司命於萬象。戊子、己丑日,配合坎、艮稟象,位於東北方,為水、木分野之地,是戊、己之胎養之地,在納音為“霹靂火”,於《洛書》與坎卦對待,而地水師卦之象,在《河圖》與兌易位,兌為西方金地,為土之衰死之地,其氣原神外溢,清華露放,泄其土、濕其體,能養金培木,生助萬物,但不能止水固體,濕氣中藏,乃土之虛也,其氣最宜丙、丁火之暖,甲木之疏,方才體堅神聚,如以水用之,則原神氣散,濁而不清,乃成雞鳴狗盜之徒,格之下也。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柔泥之性”,在五行運行原理中,柔泥以木疏之,丙、丁火暖之,其土由表至裡皆舒展其體,乃格之高,但這三種結構又各有不同,而多怕沖剋其支,土氣無根而犯剋泄交加之病,其土氣漂蕩,難以立錐。在命局結構配合中,土氣最為玄妙,因它長生在寅,而剋中見生,其情傾於離位。寄生於申宮,是泄中見生。其情傾於坎象,是南北對立,但氣息連貫,自成生生之妙。在命局的審時度勢中,必須查其氣之厚薄,觀象之隱顯,施於坎、離之氣息之中,方能定奪行運之方位,人品之優劣,格局之高低。

  (3)戊、己土小節:堅土用木而配水,乃疏鬆潤濕的原理,其土非甲木不能疏之,非癸水不能潤之,乃坎象健全,而立中正之位,此格最為穩重誠信,廉潔自律,具勇往直前,奮起直追的精神,多於司法部門,組織、紀委工作。柔泥宜木、火,而疏散暖體的原理,賴以甲木、丙、丁,其暖氣方入體內,而濕氣濁汙方退,萬物得以養培,此乃離象光耀,大地回春,此格最宜商界、演藝,文人學士。聰明善悟,心慈目明,雖貴氣欠佳,但深思熟慮,大智若愚,處事嚴明大方,恭敬溫和,乃中正之特性體現於此。

  在十干五行的干支組合中,土之性最為特別,因居於中宮,遍於大地,寄於四隅,無具體之位,但通南北之氣,精華隱於巽、乾之中,性穩而直,但又多變體而立,氣息死而不滅,藏於諸支之中,透干會支而能引發,易成河堤大壩,阻水埋金,滯頑於五行之中。如遇濕泥隱水,欠木氣之疏,而丙、丁雖熱,但火力不鑽,是表燥內濕,毒氣攻心,將終身碌碌無為,並生怪異之病。所以土行之氣分清巽、乾、坎、離,行運則引以其清,調解其性,方能氣息流通,功成名就。

  在上面我已把十干、十二支在《河、洛》中的分佈位置與結構原理向大家作為一個介紹,它包括六十納音在周天360度中的位置,這是我們在排出命局後的第一步認識過程,也就是秘傳中的日主“分氣”之法,對於一個日柱的干支來說,它們的干支在《河、洛》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則分析方法,命局的結構原理就不相同,對於一個人的行運成敗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這也是世面諸書中,沒有講述或沒有講明白的地方,古人在著書時,則只有“蓋頭、截腳、天覆、地載”之簡單解說(蓋頭:指天干剋地支的干支結構,如:庚寅、丙申之類;截腳:指地支剋天干的干支結構,如:甲申、己卯之類;天覆:指天干生助地支的干支結構,如:癸卯、庚子之類;地載:指地支生助天干的干支結構,如:甲子、丙寅之類),雖然有些書對於“納音結構”的原理有一定程度的講解,但對於這種結構原理在命局中的作用卻沒有說清楚。所以在分析命局時,就只有旺、弱之分,而沒有具體的分析方法與這些日主的結構喜忌的解說,更沒有引出與生入的講解,這對於析命者造成了很大的誤區,使論命時常出現失誤。

  比如:一個命局的日柱為“甲子”,另一個日主則是“甲申”,它們的其它三柱完全一樣,在表面上看來他們均是身弱,但在取用與喜忌中的運行中卻有很大的區別,甲子日可以用順生的辦法,從命局的五行氣息的流通原理進行解析,也就是用日支下的子水化去命局中的七殺(金),則能貴氣存於命局之中,而五行中的精神不會外泄,其命局的結構就高,如果行運再向西、北方向,子水得以引化而生助甲木有力,則命主一生的成就就會很高,這就是《河、洛》中的陽順行的方法,而取得命局的精華。如果甲子日柱用火,雖然能制命局中的七殺,但由於日支坐下是子水,則會犯“水、火交戰”之病,因為木浮於水面,最易隨火而炬,大家一定記得《三國演義》的“赤壁之戰”吧,那就是甲子遇火的最好說明了,如果命局結構能夠用火,但由於火與水的交戰,將會影響到命局結構的高度,就是行運助起命局中的喜神,則命主的成就也相對會低很多。那麼“甲申”日柱的命局,則不能用水而反用火,此為配合提取命局精華的分析格局高度的方法,為什麼呢?這就是甲木根在申而處絕地,非要用絕處逢生的方法甲木才能有救,只有用火化木而制金,金得火煉則能成器具,器具則能雕木以成形,就好比木工做傢俱一樣,精雕細刻而出藝術作品,在古書中稱為“兒能救母”,在命理中稱為“反生之法”,其五行動行原理則是逆行《河、洛》的陰性反應作用(這裡所說的陽陰性順逆,不是干支單陽、雙陰之說,而是結構運行的方向之喻)。如果甲申日主用水,來引化坐支的申金,則為殺印相生,但甲木坐申而日主無根,大運順行,運入西方則木受金之剋,此為“眾殺攻身”。運入北方則為“水多木漂”,因為日主無根,水雖然可以化金,但水多後不去生木,反而沖走漂於金上面的木,命主會終生漂泊異鄉,而難以立錐,如果命局結構能夠用水,則由於命局氣息的五行結構原理不同,所以格局也會欠高度的。如果運入東方,則會犯“金、木交戰”之病,雖然命局的衰旺能基本平衡,但由於交戰的原因,即使命主有一點官運,但官災與損傷會隨之而來,這也是命局結構不好的表現。

  所以命局之魂,是由日主的喜忌來決定的,它坐支中的氣息將決定日主順逆方向,也決定我們論命的方向正確與否。在死木與活木中,性能結構是不同的,順逆是會有差異的。了解日柱干支的結構,可以讓我們認識命局的核心原理,對於我們進行命局的合理分析有很重要的幫助,因為論命的第一大關,就是分清命局的高低,再來則是論斷命局與行運的成敗,如果在論命中只看到日主的衰旺,而沒有看到命局結構的順逆之機,則會出現論斷過程中的常規性失誤,也就是只用一個平面的喜忌論斷方法進行分析,則無法論斷命局的高度、人的成就大小等。對於一些大運和流年的論斷也會出現同樣的失誤。也就是時而準得出奇,時而千里之遙,有了干支結構的順逆認識後,對於一個命局從日柱的喜忌到月令的生旺及透干會支與行運的變化,我們就有了一個方向性認識,也就可以根據這種運行原理,進行下一步的細微的分析了。在五行的結構中除了干支的運行原理外,其日柱的順逆性能能否得到其它干支與月令的助益,而使命局能合理地配合成立,把這種順逆之氣機儘量擴展,而形成總的氣息量,這就是貴氣的氣息結構原理,亦稱之為“清純不雜”,它在論命中顯得十分重要。

 5. 論水:

  
(1) 水性:壬水其喻為天河之水,有崑崙之勢,周遊不滯,川流不息,其性奔騰能沖破堤防,分合再會之,而聚滄海之象,勢如烈馬紐絲韁,峪映山搖一其闖,所以水為潤下,順則有容,逆則有聲,千變萬化,德中見剛,水源千里,而志在四方,越凡脫俗,清高自信。癸水為旱地甘露,平靜無波,夏葉含珠,包溶壬水養澤萬物,乃隨天氣之運化,而成雲雨,斯神化木之性,不畏火、土,不賴金生,所以有“三伏生寒”之妙,潤土生金,氣存於燥烈之間,主志在兩元,有跨虹越白之能,情絲不斷,制力轉化於乾坤之間,左右於寒署之內,息息而存。

  (2)干支結體生死論:在六十納音中,六壬、六癸日分別迴圈,氣息相貫,奔騰咆哮,其勢宏大,橫掃諸物,但是湖濱乾枯與夏荷之露,其根性差異較大,所以有驚濤、甘泉之別,其水性則隨氣而成,其稟氣深淺則體現於此,在命局審定、喜忌配合和行運順逆中,不可不明也。壬子、癸丑日,配合坎、艮稟象,位於北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壬、癸之祿刃之地,在納音為“桑拓木”,於《洛書》與坎卦對待,而成山水蒙之象,在《河圖》與兌易位,兌者水之沐浴之所,兌中藏金而能養水之生息,遂成金生麗水之象,乃太白跨鶴之形,川流不息,書中喻為“飛天祿馬”是也,能交馳於山川之間,其勢勇往直前。壬申、癸酉日,配坤、兌稟象,位於西方,為金、水分野之地,是壬、癸之長生之地,在納音為“劍鋒金”,於《洛書》與坤卦對待,而成澤地萃之象,在《河圖》與坎易位,坎者水之祿刃之所,坎中藏癸水而助水之勢,而成水之所依,歸於湖海之中,是江河之祖氣,所以喻為“山川復歸海,萬水不回頭”,有得母之生化胎養,自成金白水清之象。壬戌、癸亥日,配合乾卦稟象,位於西北方,為金、水分野之所,是壬、癸之祿旺之地,在納音為“大海水”,於《洛書》與乾卦對待,而成天山遯之象,在《河圖》與離易位,離者水之結胎之所,是夏至轉寒之位,離中藏己土,而不滅水之母(金),氣息將成而不見其形,所以使水命而難成從格,其氣絲絲牽掛,五行妙意盡藏於此。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水之驚濤”,在五行運行原理中,驚濤之水必得木以順其性,但必須要遇火且有其根,方成大器,不然水多木漂,而難安身立命,所以古書有云:「水、木精華而無貴可取」,最忌土制,易堤崩水泛,而災及四野,其必成大奸小商,刻薄之於世,所以水異它物,必須配合得當,方為有貴之徵。

  壬寅、癸卯日,配合艮、震稟象,位於東北方,為水、木分野之所,是壬、癸之病死之地,在納音為“金箔金”,於《洛書》與艮卦對待,而成山雷頤之象,在《河圖》與乾易位,乾者水之祿旺之所,乾中藏金而能養水之生息,遂成水氣浩蕩,施於灌木,而大地春意盎然。書中有“水性楊花”之喻,乃只有氣息,而欠生化之實。壬午、癸未日,配合離、坤稟象,位於離方,為火、金分野之地,是壬、癸之死絕之地,在納音為“楊柳木”,於《洛書》與離卦對待,而成火地晉之象,在《河圖》與震易位,震者水之死地,震中藏木、火而泄水養土之氣,其水氣至此而難存其身,其生氣寄情於木,最易隨木之勢,而成寄養之形,故必然身招焚毀之災,所以必配與兌象,方能化生水之氣息。壬辰、癸巳日,配合巽稟象,位於東南方,為木、火分野之地,是壬、癸之墓絕之所,在納音為“長流水”,於《洛書》與巽卦對待,而巽純卦之象,在《河圖》與坤易位,坤者水之長生之所,坤中藏金水,而能存其胎氣,歸復大海,火、土雖烈,但水氣絕處逢生,不易性死於煙灰之中,所以難以從其它行,但易毀於肝、腎之中氣,是遇金難生,遇水能助,點點滴滴,匯成浩浩蕩蕩之氣,則名高身潔,智勝八方。

  以上三種日元結構為“甘泉”,在五行運行原理中,甘泉必得金水之引,方能會成百川,浩然而東去,減其楊花之性,而養其甘露滋生萬物。它最忌火、土阻其氣息,而犯剋泄交加之病,必然泉涸水歇而成旱災,運再助鬼之勢,終成夭亡而蒸發於天。
 
  (3)壬、癸水小節:驚濤之水用木而配火,乃順水之性,火亦得明,此格最為聰明俊秀,水性得以舒展,而火性得以炎上,雖貴氣欠佳,但文詩滔滔,刀筆畫意精絕於人間,是歎古不如,惜今無比之奇才,雖風流倜儻,浪漫飄逸,正是水性之成。此乃格局之高。用土制水則否,為格之下。原理:驚濤用木,為水泄精華,木生火旺,格成湖海映光,略見戊土,有治國之才。無火清秀,此文望如高山北斗,心智似一江春水。此及水之氣息流通,其勢猶如汪洋大海,性順而能穿巨石,其氣順流而至,乃五行運行正理,為太極的運行規律之順行。甘泉用金,命具月白風高,支神得以引化,作用於野,而格局之高;用土,則成死水濁泥,心智晃蕩,奸邪之徒,浪蕩無依之流,則為格之下。原理:甘泉用金而生水,水生木,而木生火,乃順行氣運之法,自是金白水清,銀月當空,才高八斗,品似精玉,其最忌己土濁之。所以日主干支結構的生死原理,是決定人的心性、品行之源,是五行配合成敗正邪之理,相命者不可不知。

  在五行結構中,唯水性之特別,由於其性奔騰,其柔而能勝剛,所以老子以之為“道”乃喻道法自然之勢,其九星運氣以坎北而居之,乃天一生水,潤澤大地萬物之象,其勢柔美,而性多能,其象變化,而有遇剛而柔,遇柔化剛的綿裡針之特點,所以“滴水能穿石”、“百川東歸海”為水之終極目標,但水性雖善變而成其形,但雖轉化方能相生,不然就會出現“水性楊花”之歎,所以在古命書中有云:「水、木傷官無貴可取,雖聰明蓋世,但放蕩不羈,或為懷才不遇,或為清高自信,傲慢狂妄,或重色輕志之流而終難成器。」在論斷五行的配合中,此乃一種特別之結構原理,在引運中不以引化,終成無用之人,此等五行在配合上最為重要,一有差遲,就會千里之遙,金、水傷官雖有戀情之病,但聰明之才智容易體現,只要水性不濁,則能為之所用,遇火則能成就事業,此乃五行的特性也,在揣摩命局之中,不可不究。

二、十二地支氣息原理

(一)子水:

  子:主藏癸水,為十二支的第一位,為陽,屬《河圖》的兌位,有“金生麗水”之喻,於《洛書》為坎,位於北方,屬於溪澗之汪洋,為陽極之旺水,有雨露之稱,之所以為雨露,則代表靈活好動,《易經》中有“天一生水”之說,這說明子水是隨時令而由天上降下的甘露,此水不怕火勢之炎,而能“三伏生寒”,為什麼呢?因為它是由天氣降下的陰寒之氣(氣態),非是直接的水(液態)出現,所以它不畏火之炎烈,如果命局用神取子水或日主為癸水,用三伏生寒之意,能順行西方,則會遇戊戌大運,它不畏其土之剋力,如果命局中略有庚、辛,則以好運推之,因為西方乃金產之地,癸水能得金之生,而戌土中含辛金是寒氣的進氣之源,能養癸水之存,加上水由南向北為向祿旺之地,水是越行越旺,所以就不怕戊土之相害了。如果是由西向南運行,則為背祿而行,是越行越衰,其土氣是越行越旺,由於癸水以氣態的形勢出現,所以子水的受煞力量是不同的,吉凶也不一樣。“背祿與迎祿”我們後面再細講,如果子水由南向東方運行,則為傷官泄秀,東方為木旺之所,而為春季,木得露水,方能成珠毓秀,但得配與火,方能使木質明而不腐,自成通明之象,而火與子水也得既濟之功,如果沒有火,這就成了“水、木傷官”無貴可取了。

  子水其性主動,其形氣態,其勢隱藏,來勢快捷,反映強烈,有鋪天蓋地之象,取癸水為用或日支為子水之人,機智靈巧、行動敏捷,觀察細緻,具拼搏精神,大方得體,能幫助他人,人際關係廣,能四方進財,只是心比較大,想得比較多,這只是靜態的原理。

  子水又以“墨池”而喻之,由於它位於北方,叫“玄墨”通體為黑色,故象徵文詩才子之氣,書畫揮毫之鄉,運遇火、金定能成為大家。

  子水在農曆二十四節氣中,處冬月(十一月)由大雪之始,是陽氣初生之時,有“一陽復始”之說,是陽回水暖而生氣長存之際,它與正南午火相對,成交戰之勢,遇土則水傷,遇金則火傷,遇木則兩兩相通,方成媾交。它能與申、子相合,會成大江,水勢奔騰,滅火濫堤。有著推翻舊制創立新體之能,但必以甲木引發其氣,方能成立中心思維,不然就會根爛木凋,人成奸邪之徒。如遇乙木則刑之,為何言刑?是由於乙木乃花草之木,不能納水養身,遇旺水則會根拔而去,也就是刑去木根而不能通體泄秀。但在行運中又要視其甲、乙木之受氣的深淺,甲遇卯,乙遇寅成“藤蘿繫甲”,受氣中和,方能引通水氣的毓秀。甲遇寅,乙遇卯,是不能引通水之秀氣的,這是五行陰陽性質決定的,(也就是萬物負陰而抱陽)非是遇之則祥之說。子遇未而穿,又為何?是子水穿害未中丁火,由於丁日在未處泄身之地,弱而無力,再遇子水之穿透,自然受傷而不能作用,只有用卯來解之,卯未合木就能納水養木,木盛則能生火,所以水不穿未中丁火,反成養火之源,這說明五行的運動是有法則的,我們在分析命局,論斷氣息的流通原理時,這個“流”就是最關鍵所在,一要觀刑、合、穿有沒有引化、轉化,改變五行的結構存在,存在的力量大小等,二要看它成立後的最終受害或受生的力量大小與位置,才能勾出五行之“魂”,方能決定此五行所代表的六親或五行意象,這才是論命的終極目標,不然只在五行的表面分析,其論斷信息量與結論是有限的。

(二)丑土:

  丑:在人元用事中藏癸、己、辛,癸水為子水的餘氣,在《洛書》中五行是由右向左的順時針方向運動,而丑中癸水其氣息傾於右邊近於子位,己土則為丑墓之本氣,處於中正地位,辛金則是庚金由巳中的頑鐵,經過火煉成器,被人們用完拋棄的鐵屑,收藏於廢品站,所以居左邊。丑在十二支處第二位,為陰,屬《河圖》的乾位,於《洛書》為艮,位於東北方,屬於冰霜濕泥之地,處臘月梅開之時,但天時值處二陽進氣之時,丑中之己土已有暖陽之精氣,能培木之根,能納火之烈,可養金之銳,其性靜而賢良,溫和潔高,有“柳色黃金嫩,月照柳梢頭”之喻,這說明丑土的氣息,賦有上升下降之性,上則能助月白之金,下能養木垂柳衛水而成影,它不怕順去東南方,在東有丑中之埋根之鐵,命運中遇透太白之金則為貴徵,在南方它可晦火之光,而養金護水,周旋於寒暑之間,其作用方顯其威。它不怕沖破庫氣,為何?因為丑中辛金方才有利廢金之用,能制木成才,二陽之氣得以舒展。不沖其氣不能發生作用,只因丑土為質的形勢出現,內中雖含純陽之氣,但內斂隱匿,加上辛金收藏於此中,深埋而不顯其光,自難作用於人之運途之中。所以丑遇未為破殼而出,光躍四野之象,如再遇戌則為刑,這又為何?因戌為丑的逆行之地,一是、戌為辛金之餘氣,遇之逢劫財,有成爭奪未中乙木之勢。二是、戌中丁火為丙之餘光,燥性不死,有毀金之病。三是、戌中戊土合制癸水,則會失去潤澤命局的作用。戌與未之途同樣是逆行,三者相遇,則會毀壞庫中的純陽之物,而成真正的廢品,其人之命途遇此,自是官災與損傷之象。丑遇酉巳則能合成堅實之金,是全三方之氣,其過程則為由頑鐵而鑄成有用之器具,如:刀、機器、珠玉等有用之物品,所以稱為成形,成形之金器,不需再遇火之鍛煉,再煉則會損毀其形,而成無用之物也,最宜水之發洩精華之氣,方顯金的特性。

  五行十干十二支在本身內含的性質中,各有順逆隱顯的特點,總的分為兩種結構形勢,一是、氣態的個性結構,二是、實質的個性結構,在這中間又隱藏著相互之間作用後的轉化關係,它們在透干會支與刑沖破害中,順逆之機就會產生質的轉化,其內在的元素結構也隨之而變,這是我們在分析中必須注意的問題,所以《滴天髓》中云:「生方怕動庫宜開,敗地逢沖細仔推」。大家在實務中一定遇到過這樣的問題,也就是有的人在命運中行墓庫運時則大發財官,而有的人則遇見官災、破財甚至死亡,這中間就有許多項內氣結構運行變化的原理,我們能認識透徹其隱藏之氣的順逆生剋變化原理,則吉凶自然明瞭。

  丑土在按季候的運行位置則處二陽進氣之時,是外寒而內中蘊藏著暖陽之氣,此原理是由易理與二十四節氣的曆法推算得來,由冬至後陽氣生而爻進位,夏至後陰氣長陽氣消,而在傳統析命中則不按冬至與夏至而計算,而是以立春節為一年之始,所以命學重「農曆」的節是為了找準曆法的太極,明白風水中羅盤的朋友就會清楚,“節”好比地盤正針,是格定命局經緯的依據,也就是排出四柱的八個字與大運,在風水中好比用羅盤正針立向,然後就是玄空飛星論氣,八字命學也一樣,在《萬年曆》上查定出生年、月、日、時與所在之“節”內,推排出命局與大運,之後則是論“氣”的形成與消長。論氣之法是按照《易經》的消長原理而來,《易經》中云:「萬物負陰而抱陽」,也就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的意思,比如:前面在論“子”內所說的“三伏生寒”是陽中抱陰,也就是陰氣由物質的內部在此時發牙,此為太極圖中魚形全白中的小黑點,它在六月“未”而生陰氣。而在丑月中,則為陰中抱陽,陽氣由此月而聚並生發,此為太極圖中全黑魚中的小白點。在夏天五月開始陰進氣而至三伏生寒,再由冬月(十一月)的陽進氣至三九,二陽氣聚,它們的結構形勢成交抱之狀態,由正月立春至小寒一年的十二個月對分,陰陽各佔六個月,而陰陽之氣息則相互超抱了一個半左右,這種超抱的陰陽之氣對於人的命運結構有著決定性作用,它可以左右全域的寒暖順逆的運行方向,特別是對於從與不能從的命局的識別影響最大,《老果登壽》的識氣方法就以太極運行原理進行解析的,它對於大運運行氣息與接氣原理消長和流年超接氣息,講解精闢,用這種方法論斷命運,其準確度是相當高的。

  在農曆十一月(冬月)陽氣初生,此時叫一陽來復,丑月(臘月)則為二陽進氣,氣足後就進入正月春節的“三陽開泰”了,陰氣與陽氣之間略有區別,陽氣剛烈性直,其表現形態明顯,是由表裡同進之氣,而寒氣則陰濕柔泥,在不知不覺中侵入物體的內部,所以在中醫學內“傷寒”之疾不好醫治,這是它的氣息深入核心,紮入虛浮的燥陽之氣內,緊抱其間難以分離。所以書中才有“真從有幾人,假從也發家”之喻,由此也可以明白“陽干從氣與陰干從勢”的說法。

(三)寅木:

  寅:為陽木,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甲、丙、戊,戊土為丑之餘氣,也為寄生之氣。甲木為寅之本氣居於中間。丙火為孕育之氣,是陽暖之物,也是氣息的發生方向,在此時它只有氣而無質。在具體認識之時,此時的甲木是形真質實,遇土能培其根而得以生長,遇火有澀炎之勢,往往不好分便,特別是甲木生在正月,干透丙,寅雖然可以用木生火,但在它干必用庚金劈甲或有卯木助勢,大運南方方能抒發甲木之性情而發人富貴,因為甲木處在寅中,內濕體堅而氣固,不易引火吐秀,反會木多火澀。在實務中最易遇見,也最易出錯,此時之寅木,遇水不能吸納,遇火不能生發(此處所講的是命中原局遇火),最要順逆之氣的牽引,方才能引質化氣(所謂順是南方大運之火,逆是反生之法的庚劈),大家切切謹記。寅木在《洛書》處四隅的艮卦之內,在十二支中排第三位,屬《河圖》的乾位,位於東北方,屬於三陽開泰之時,陽氣到了此位方才真正形成一個氣態的整體結構,古有“春暖花開”之喻,這說明從子月一陽進氣,產生太極圖中的一點陰中之陽,潛而不見其形,到丑月的二陽進氣,胎孕的陽暖之氣因而開始活動,至正月寅位的三陽開泰,陽氣成形並形成方向,它經過了負陰而抱陽的過程,氣息跨越了年限的限至,而成相互交叉的狀態,此時節所生的十干,在氣象上有一個順行的趨勢,也就是要解除木之澀火與水之濁木,才是首要任務,去寒向暖,由東而向南方,寅中的星星之火方能得以發揮,一切逆氣都將給人帶來不順與災禍,這種方向是命局中五行的運行中心問題,那怕是用庚金劈甲,它是劈開甲木而引火燃燒,非是用金生水而進寒枯,這點大家在論命中必須注意,凡是違背火的氣息成立均以凶論,凡是維護火的轉化均以吉言,這就是寅木的特性,也說明氣息的幾個轉關過節之處的取捨之法。

  寅中甲木是實質的形態,猶如一棵剛經過寒冬後,而被採伐下來的大樹,在取用方面就會採取質對質的五行關係,方能利用它的優點,而打造出傢俱或作其它用途。不然就是朽木一根,而不可雕也。凡取寅中丙火時,必配庚金劈之,辛金不能作用,庚金為利斧(斧頭)能夠劈開或鋸開寅木,而大樹成小片後,方能點燃這一點小火,故古時有“鑽木取火”,就是此理,而辛金為珠玉首飾之小件金屬物品,不能劈開大樹,反而會損壞金器,所以不能用以甲木取火之上。凡取寅中戊土必用午火,也就是“鍛爐”之火,把大樹劈開放進爐中,而化成黑炭之物,這就是戊土了,也為有用之物,而助人運氣,這是寅中所藏的氣息引化的原理。再說一下,寅中甲木為質、而丙、戊則為氣,這是人元的氣質形態,在論斷中能分清它們的結構與喜忌引化之法,就能取用與順逆,方能論斷準確。寅木氣實體固,氣象龐大,發展迅速,所以屬虎或日坐寅木與甲木日元之人,形像魁偉(還要看是否得月令生旺之氣),個性直爽,有冒險精神,威嚴自信,敢想敢幹,做事有聲有色,具有獨善其身的孤傲氣勢。

  寅木遇午、戌而合火,這是甲木順行的一個週期性反映,是由木的實質之物被燃燒後而化為戊土的一個改良過程,是由實質之固態物,化為氣態形式的一種表現,凡在命運中遇此,則命主就會有較大的變化,為喜時則成就學業、學術、官貴。為忌時則會危及事業與生命,所以三合也有喜忌之別,如果是喜火,則為事業飛黃騰達,如果是用木疏土,則為絆、為禍。三合是北斗七星的斗柄、斗魁、斗衡成三角形的交叉力量,氣息純清,氣象宏大,變化玄妙,比之會聚一方之氣,更為難測,因為它是氣與質的轉化時期,形態對命局影響較大,災福轉化較快。而方氣純正不雜,是固成一個整體的過程,是氣息鎖定,在論斷中比較好掌握,它變化小於三合。三合之中有拱、有挾、有半合、有絆、有助、有鎖、有連等形式,在質與氣的交替上就會形成一個脫與接的問題,這表現在人的運氣時,就有方向、形式改變的可能,所以我們要很好地認識它,才能把握命局中氣與質的交叉作用和氣息的變化,論斷才能隨之而變。

  寅遇巳在命書中為害(也叫穿)它有二層意思,一是、穿過物質的表層,而傷害其內部結構,二是、提煉,驅除內部的雜物,使木、火之氣純正。它們相遇為何相刑呢?這中間的至理不弄清楚很難理解,在論斷中不好把握它的喜忌,其實是寅與巳相遇後,寅中丙火在巳逢祿旺之地,火氣得以舒展擴充,而巳中所藏庚、丙、戊,只有庚金之氣與寅中甲木相背,此為隱藏的庚金使火氣不燃,而兩者相遇時,庚就會去劈甲木而助丙火,但丙火得甲木之生後,就會去鍛煉庚金,但此時的庚金氣嫩質虛遇火而滅,就形成庚金“玩火自焚”的相害狀況。而庚金雖然在巳中處長生狀態,雖有氣而無質是根本劈不了甲木的,反而有自傷的危險,所以在論斷中,凡以庚金、癸水為用的五行,就會被寅、巳相穿而破壞根氣,從而發生官災、降職、下崗、損傷、疾病等應驗。另一個方面,凡是以庚、癸為忌神的命局,則會交好運,提升、進財、搬遷走動等,它的內在氣息就是金、水無源,火、土猖狂。而在相害中寅內甲木處何狀態呢?甲木處在被剋以泄的處境中,如果以甲木為喜的命局,遇此也會不順,而生出是非、小人,不好的調動、反映更多的是身體損傷、病災之憂等。如果以甲木為忌的,則反見喜事,多得貴人之助與文上見喜。如喜戊土,則為事業上的好事與工作變動,出遠門之類,如以戊為忌的,則身體略有不適,搬家而不動工作,因為土居中央,四時皆固(寅與巳為四隅,而土氣固而不動),這是動而無憂的易學原理。

  寅遇亥則相合,這是寅木“歸垣”,亥是寅中甲木的長生之地,好比甲木的家室,“歸垣”就是歸回本家,而得其家中父母、兄弟之助力,是增加氣勢的表現,甲木在此時,是氣息與質地共長,從而發揮出純正的甲木東方的傲氣。

  寅遇申則相沖,這是易卦相對峙的原理,申金與寅木均成有質之物,兩兩相遇互不相讓,金要劈甲而木想澀斧,當然首先受到傷害的是寅木,則多半體現在人的肢體上受到損傷,如以庚金為喜,而且在命運中處弱勢時,則易體現在官災方面,因寅以庚為殺之故,如庚強甲弱,則又為喜事,出遠門走動,提升等。如與寅為喜在命運中處強勢,則表示功高蓋主,做事雷厲風行,如寅處弱勢,則受打擊壓制、車禍、打架等。五行原理,在於強弱、喜忌配合相處,論吉凶則看中間調解之氣,是否中正引化命局中之氣息,如能流通則相安無事,休咎心法全在於此。

  寅、巳、申三者相會在古書中稱為“無恩三刑”,為何? 這是三角關係,首先寅、申相沖兩力相對互不相讓,而寅、巳本來相害,巳中庚金受傷,寅、巳相害後火、土旺相,從火、土角度來說,寅與巳為一家之氣。巳與申相合,申中壬水剋害巳中丙火,而成土、金一氣,其力量相抗火、土,這中間的關鍵就在於巳的氣息傾於何方,如命局以金為喜,而命、運中之五行助火、土,則會生官災是非,落職下牢;如命、運中氣息助於金、水,反生提升,出國之應。如果命、運中助於木、火,則損傷血光與突發奇病等。如命、運中,水、木相神主局,則火、金不傷,其人相安無事,略見奔波、搬遷走動,如落空亡,則平和之年。所以相遇剋害的吉凶樞紐全在一線之間,析命者不可不究。

(四)卯木

  卯:為陰木,在人元用事內中藏乙木,它的內在氣息清純,不含其它元素,其受氣旺相,其中所含陰木性質能得到良好的發揮,其氣息的發生方向,是南北順逆都能體現其特點。它的存在形式,多數時間以氣態的形式表現於人事物中,它能納水引燈(丁火)砥柱中流,走南闖北調解於寒暖之中。其身招搖,其勢宛轉,所以在命學中喻為“沐浴桃花“之地,這說明它的可變性、隨意性很強。卯木在《洛書》處四正的震卦之內,在十二支中排第四位,屬《河圖》的艮位,位於正東方,屬於仲春二月之時,陽氣抒發萬物生長繁茂,氣息有上騰蒸發之勢,暖氣到了二月其內在結構才真正脫離了寒氣,而體現出欣欣向榮的特性,其氣息再不隱藏,表現出自己花姿一樣的迷人景象。生於此年或二月之人好靜隨和,形貌俊秀,溫存而敏捷,思想細膩,思維獨特,舉止灑脫,浪漫瀟灑。卯又稱“瓊林”是由嫦娥奔月的“玉兔”而得名,即“兔入月宮”美女俊男相依託,加上露水(癸水)得卯而臨長生,由上向下沐洗其身,暖陽中散發出一陣溫馨的香氣,所以喻為“桃花”之地,好在暖氣化陽,傾於南方而成灑脫清高之氣,不至於漫無邊際,損傷其體。雖有浪漫之情,而無亂世之為。如陽氣內斂而在運歲引入北方,陽氣不得抒發,則成賊子之心,貪杯好色之徒。

  凡甲木遇卯則為羊刃之地,甲木為直木參天,性堅質實,卯木為樹藤枝葉,卯、乙木遇寅、甲木之類,皆為“藤蘿繫甲”,是木的固態與氣態相交融之時,所以古命書中有“藤蘿繫甲,可春可秋”之喻,也就是命局結構與行運,是可順、可逆的結構形式,從暖陽之氣則南行抒發木性而吐秀,逆行西方雕木而成器,一文一武,人的貴氣得到發揮。總的來說:卯為陽氣待予抒發,其結構性質是依賴型,得甲助而可順可逆。得金多支喜陽明的南方,此乃“萬綠叢中一點紅”。得水多而要火、土培暖陽之氣,遇土多而喜甲木為助。最不宜卯、乙多同類相嫉,終成碌碌無為之人。而貪心被破,格局低下,因遇金而成爭合,遇土而眾比劫財,遇木貧病交加,唯有遇火略好,但卯為濕木難引丁火,卯為花草之木遇丙一晃而過,其光不久遠矣,其格局也難於高躍,卯木之特性於斯,喜忌明朗也。

  卯木氣動體虛,氣息細膩,發展隱柔,隨遇性強,所以屬兔年或卯日生人,形象文靜,個性謙和,不喜冒險超作,威嚴來源於技德,喜標新立意,巧妙智高,敢於利用挖掘潛能,做事以柔勝剛,具有獨特的思維層次。

  卯木遇亥、未而合木,這是卯木順行的一個週期性反映,是由木的氣態之物,類聚後而結成固態的一個生態轉化過程,凡在命運中遇此三合,則命主就會有較大的變化,因為氣態與固態的轉化過程,會給人代來一些較明顯的表現,如:以前有理想或好幻想的人,在此時就會進入現實的實施階段。以前在命局中有剋財的資訊,但沒有剋財之實情,現在會出現實質性的剋財,有的會父親去世、有的會離婚、有的會退大財等。如果命局中有火透出,則會形成木、火通明之象,其事業、學業、官貴、財運得到發展。如果命局有金,形成交戰之勢,則要小心損傷筋骨之災。亥卯未三合局,主要是氣態與固態的轉化,所以在論斷中要特別小心,木性氣息的轉化關係。凡轉化為忌的則要小心處之,命主會有很大不順或其它六親關係變化。

  卯木逆行遇戌則相合而成火,這是木氣得到舒發的過程,是同性的氣態反映,所以變化不明顯,在人表現為漸漸實施某件事,轉好落實或游移到脫離的過程,它只是一種火力的牽引作用,為喜、為忌要視命局而定。它的存在形式只是潛移默化的暗中力量,所以在論斷中分析它為喜、為忌最重要,過程表現則不重要,為喜則是一種貴人力量,為忌則是一種小人阻隔力量。

  卯遇酉為相沖,這是易學中東、西方位對待的理論,是氣態相對交織的性質差異,是相互之臨絕地的爭執表現,如果命中土重,則卯木會破損其氣,而敗絕德行,落於世人的漫駡,損傷其體或傷肝之疾。如果命運中火氣旺盛,則會官非牢獄,車禍打架等。如果水氣透清,則會工作變動,搬家出門,桃花之應。分析它們表現形式的關鍵,在於命局氣息的傾向,加減參照,方定休咎才能縮小斷語的差距。
凡命運中遇此刑、沖、合、害,只要認識其喜忌與損傷之位置,命運中氣息的傾向,再根據六親事務的意象,其事件與喜凶動意,自能了如我們的指掌之間。加強體悟五行十干、十二支的氣態與固態的性質與相互之間的轉化關係認識,對於我們剖析命運中潛隱的吉凶資訊是有很大幫助的。我們研究命學,就是要從簡而深刻的理法入手,分門別類甚解命運中的含意與流通去向及阻隔原因,那麼人生就沒有洞察不了的資訊。

(五)辰土:

  辰:為陽土亦為水之墓庫,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乙木、戊土、癸水,它的內在氣息雜而易變,在命學五行易變中,四墓(辰戌丑未)的變化最為玄妙,辰在位東南方處《洛書》巽卦之內,在辰中乙木為卯之餘氣居左,戊為寄生之土為本氣居中,癸水為墓氣居右,在辰中所藏的乙木為氣態形式,癸水也為氣態形式,只有戊土本氣為固態形式,它們在命運中與它支的合剋就會形成一個質的變化,對於人的吉凶有很大的影響。因為如以固態的形式出現則可埋金剋水,而以氣態的形式出現則會晦火養金而生水。在命學中,由於稱它為“墓庫”則有存藏隱氣的特點,雖同是一個辰土,但在論斷中,命局的結構不同就會有不同的吉凶反映,而辰土會隨命局結構變化,有時它能生金,有時它會剋水,有時則會培木之根。而論命的準誤則是根據五行氣息的傾向來進行吉凶判斷的,所以我們在論命中不能見“辰”而一概而論之。在十二支中辰排第五位,屬《河圖》的坤位,位於西南方,屬於陽春三月之時,為木、火分野之地,氣領春、夏輾轉陽明生發之氣,其氣分為三層,土性固態沉底,水性游弋而活躍,木性隱發而騰上,在命局結構中,需要辰為木性的形態出現時,均要實質的木相交,方能成其疏土培根之實而茁壯成長,還得配水(壬)之質性相輔才能成立。需水之氣息,必得金、水之質而引化,方才能成其水庫之形,而灌溉四野。需土性特點需得火、土助或臨沖破,才能成其稼檣之勢。這三層氣與固態的轉化是辰土分析的關鍵所在,只有明白它的交替變化原理,才能進行深入地析命。如果不明白這三層結構變化原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