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樂天知命-八字研究所
關於部落格
  †ღ 免費八字論命/算命/諮詢服務(非電腦批命):八字命理學乃源自古人「鑑往知來」的深邃智慧,是一種利用天干和地支來準確記錄年月日時的方式,以解開生命的密碼;其係由八個干支所組成,而年月日時的各干支組合稱之為「柱」,即形成年柱、月柱、日柱、時柱,故八字又稱為四柱或四柱八字。
  • 1352415

    累積人氣

  • 35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 論納音取象

納音取象

  昔者,黃帝將甲子分輕重而配成六十,號曰:花甲子,其花字誠為奧妙,聖人借意而喻之,不可著意執泥。夫自子至亥十二宮,各有金、木、水、火、土之屬,始起於子為六陽,終於亥為六陰,其五行所屬金、木、水、火、土,在天為五星,於地為五嶽,於德為五常,於人為五臟,其於命也為五行。是故甲子之屬乃應之於命,命則一世之事。故甲子納音象,聖人喻之,亦如人一世之事也。何言乎?子丑二位,陰陽始孕,人在胞胎,物藏根,未有涯際;寅卯二位,陰陽漸開,人漸生長,物以拆甲,群葩漸剖,如人將有立身也;辰巳二位,陰陽氣盛,物當華秀,如人三十、四十而有立身之地,始有進取之象;午未二位,陰陽彰露,物已成齊,人至五十、六十,富貴貧賤可知,凡百興衰可見;申酉二位,陰陽肅殺,物已收成,人已龜縮,各得其靜矣;戌亥二位,陰陽閉塞,物氣歸根,人當休息,各有歸著。
 
  詳此十有二位先後,六十甲子可以次第而曉。
  甲子、乙丑何以取象為海中之金?蓋氣在包藏,有名無形, 猶人之在母腹也。
  壬寅、癸卯絕地存金,氣尚柔弱,薄若繒縞,故曰:金箔金。
  庚辰、辛巳以金居火土之地,氣已發生,金尚在礦,寄形生養之鄉,受西方之正色,乃曰:白蠟金。
  甲午、乙未則氣已成,物質自堅實,混於沙而別於沙,居於火而煉於火,乃曰:砂中金也。
  壬申、癸酉氣盛物極,當施收斂之功,穎脫鋒銳之刃。蓋申、酉金之正位,干值壬、癸,金水淬礪,故取象:劍鋒金,而金之功用極矣。
  至戌、亥則金氣藏伏,形體已殘,鍛煉首飾,已成其狀,藏之閨閣,無所施為,而金之功用畢,故曰:庚戌、辛亥釵釧金。
  壬子、癸丑何以取象桑柘木?蓋氣居盤屈,形狀未伸,居於水地,羸衰之月,桑柘受氣,取其時之生也。
  庚寅、辛卯則氣已乘陽,得栽培之勢力,其為狀也,奈居金下,凡金與霜素(註:向來)兼,木居下得其旺,歲寒後凋,取其性之堅也,故曰:松柏木。
  戊辰、己巳則氣不成量,物已及時,枝葉茂盛,郁然成林,取其木之盛也,故曰:大林木。
  壬午、癸未,木至午而死,至未而墓,故楊柳盛夏葉凋,枝幹微弱,取其性之柔也,故曰:楊柳木。
  庚申、辛酉,五行屬金而納音屬木,以相剋取之。蓋木性辛者,唯石榴木。
  申、酉氣歸靜肅,物漸成實,木居金地,其味成辛,故曰:石榴木。觀他木至午而死,惟此木至午而旺,取其性之偏也。
  戊戌、己亥,氣歸藏伏,陰陽閉塞,木氣歸根,伏乎土中,故曰:平地木也。
  丙子、丁丑何以取象澗下水?蓋氣未通濟,高段非水流之所,卑濕乃水就之鄉,由地中行,故曰:澗下水。
  甲寅、乙卯,氣出陽明,水勢恃源,東流滔注,其勢浸大,故曰:大溪水。壬辰、癸巳,勢極東南,氣傍離宮,火明勢盛,水得歸庫,盈科後進,乃曰:長流水也。
  丙午、丁未,氣當升降,在高明火位,有水沛然作霖,以濟火中之水,惟天上乃有,故曰:天河水。
  甲申、乙酉,氣息安靜,子母同位,出而不窮,汲而不竭,乃曰:井泉水。
  壬戌、癸亥,天門之地,氣歸閉塞,水歷遍而不趨,勢歸乎寧謐之位,來之不窮,納之不溢,乃曰:大海水也。
  戊子、己丑何以取象霹靂火?蓋氣在一陽,形居水位,水中之火,非神龍則無,故曰:霹靂火。
  丙寅、丁卯,氣漸發輝,因薪而顯,陰陽為治,天地為爐,乃曰:爐中火也。
  甲辰、乙巳,氣形盛地,勢定高岡,傳明繼晦,子母相承,乃曰:覆燈火也。
  戊午、己未,氣過陽宮,重離相會,炳靈交光,發輝炎上,乃曰:天上火也。
  丙申、丁酉,氣息形藏,勢力韜光,龜縮兌位,力微體弱,明不及遠,乃曰:山下火也。
  甲戌、乙亥謂之山頭火者,山乃藏形,頭乃投光,內明外暗,隱而不顯,飛光投乾,歸於休息之中,故曰:山頭火也。
  庚子、辛丑何以取象壁上土?氣居閉塞,物尚包藏,掩形遮體,內外不交,故曰:壁上土。
  戊寅、己卯,氣能成物,功以育物,發乎根,壯乎萼蕊,乃曰:城頭土也。
  丙辰、丁巳,氣以承陽,發生已過,成齊未來,乃曰:沙中土也。
  庚午、辛未,氣當承形,物以路彰,有形可質,有物可彰,乃曰:路傍土也。
  戊申、己酉,氣以歸息,物當收斂,龜縮退閑,美而無事,乃曰:大驛土也。
  丙戌、丁亥,氣成物府,事以美圓,陰陽歷遍,勢得其間,乃曰:屋上土也。

  余見路旁之土播殖百穀,午未之地,其盛夏長養之時乎?大驛之土通達四方,申、酉之地,其得朋利亨之理乎?城頭之土取堤防之功,五公恃之,立國而衛民也;壁上之土明粉飾之用,臣庶資之,爰居而爰處也;沙中之土,土之最潤者也,土潤則生,故成齊未來而有用;屋上之土,土之成功者也,成功者靜,故止於一定而不遷。蓋居五行之中,行負載之令,主養育之權,三才、五行皆不可失;處高下而得位,居四季而有功;金得之鋒銳雄剛,火得之光明照耀,木得之英華越秀,水得之濫波不泛,土得之稼穡愈豐。聚之不散,必能為山,山者,高也;散之不聚,必能為地,地者,原也。用之無窮,生之罔極,土之功用大矣哉!

  五行取象,皆以對待而分陰陽,即始終而明變化。如:甲子、乙丑對甲午、乙未,海中、砂中,水土之辨,陰陽之分也;壬寅、癸卯對壬申、癸酉,金箔、劍鋒,金木之辨,剛柔之別也;庚辰、辛巳對庚戌、辛亥,白蠟、釵釧,乾巽異方,形色各盡也;壬子、癸酉對壬午、癸未,桑柘、楊柳,一曲一柔,形質多別也;庚寅、辛卯對庚申、辛酉,松柏、石榴,一堅一辛,性味迥異也;戊辰、己巳對戊戌、己亥,大林、平地,一盛一衰,巽乾殊方也;戊子、己丑對戊午、己未,霹靂、天上,雷霆揮鞭,日月同照也;丙寅、丁卯對丙申、丁酉,爐中、山下,火盛木焚,金旺火滅也;甲辰、乙巳對甲戌、乙亥,覆燈、山頭,含光畏風,投光止艮也;庚子、辛丑對庚午、辛未,壁上、路傍,形分聚散,類別死生也;戊寅、己卯對戊申、己酉,城頭、大驛,東南西北,坤艮正位也;丙辰、丁巳對丙戌、丁亥,沙中、屋上,乾濕互用,變化始終也。圓看方看,不外旺相死休;因近取遠,莫逃金木水火土。以干支而分配五行,論陰陽而大明終始。天成人力相兼,生旺死絕並類。嗚呼!六十甲子聖人不過借其象以明其理,而五行性情、材質、形色、功用無不曲盡而造化無餘蘊矣。

六十甲子性質吉凶

 - 甲子金,為寶物,喜金、木旺地。進神喜,福星,平頭,懸針,破字。
 - 乙丑金,為頑礦,喜火及南方日、時。福星,華蓋,正印。
 - 丙寅火,為爐炭,喜冬及木。福星,祿刑,平頭,聾啞。
 - 丁卯火,為爐煙,喜巽地及秋冬。平頭,截路,懸針。
 - 戊辰木,山林山野處不材之木,喜水。祿庫,華蓋,水祿馬庫,棒杖,伏神,平頭。
 - 己巳木,山頭花草,喜春及秋。祿庫,八吉,闕字,曲腳。
 - 庚午土,路旁乾土,喜水及春。福星,官貴,截路,棒杖,懸針。
 - 辛未土,含萬寶,待秋成,喜秋及火。華蓋,懸針,破字。
 - 壬申金,戈戟,大喜子、午、卯、酉。平頭,大敗,妨害,聾啞,破字,懸針。
 - 癸酉金,金之椎鑿,喜木及寅、卯。伏神,破字,聾啞。
 - 甲戌火,火所宿處,喜春及夏。正印,華蓋,平頭,懸針,破字,棒杖。
 - 乙亥火,火之熱氣,喜土及夏。天德,曲腳。
 - 丙子水,江湖,喜木及土。福星,官貴,平頭,聾啞,交神,飛刃。
 - 丁丑水,水之不流清澈處,喜金及夏。華蓋,進神,平頭,飛刃,闕字。
 - 戊寅土,堤阜、城郭、山岳,喜木及火。伏神,俸杖。聾啞。
 - 己卯土,破堤、敗城,喜申、酉及火。進神,短夭,九醜,闕字,曲腳,懸針。
 - 庚辰金,錫蠟,喜秋及微木。華蓋,大敗,棒杖,平頭。
 - 辛巳金,金之幽者,雜沙石(礦石),喜火及秋。天德,福星,官貴,截路,大敗,懸針,曲腳。
 - 壬午木,楊柳幹、節,喜春、夏。官貴,九醜,飛刃、平頭、聾啞,懸針。
 - 癸未木,楊柳根,喜冬及水,亦宜春。正印,華蓋,短夭,伏神,飛刃,破字。
 - 甲申水,甘井(水井),喜春及夏。破祿馬,截路,平頭,破字,懸針。
 - 乙酉水,陰壑水(溪壑、山泉),喜東方及南。破祿,短夭,九醜,曲腳,破字,聾啞。
 - 丙戌土,墩阜、屋瓦,喜春、夏及水。天德,華蓋,平頭,聾啞。
 - 丁亥土,平原,喜火及木。天乙,福星,官貴,德合,平頭。
 - 戊子火,雷、烟火也。喜水及春夏,得土而神天。伏神,短夭,九醜,杖刑,飛刃。
 - 己丑火,電(閃電)也,喜水及春夏,得地而晦。華蓋,大敗,飛刃,曲腳,闕字。
 - 庚寅木,松柏幹、節,喜秋、冬。破祿馬,相刑,杖刑,聾啞。
 - 辛卯未,松柏之根,喜水、土及宜春。破祿,交神,九醜,懸針。
 - 壬辰水,龍水(大河流、水庫),喜雷、電及春、夏。正印,天德,水祿馬庫,退神,平頭,聾啞。
 - 癸巳水,水之不息,流入海(小溪流、圳溝),喜亥、子,乃變化。天乙,官貴,德合,伏馬,破字,曲腳。
 - 甲午金,百煉精金(鑽石、純金、硬金屬),喜水、木、土。進神,德合,平頭,破字,懸針。
 - 乙未金,爐炭餘金(合金),喜大火及土。華蓋,截路,曲腳,破字。
 - 丙申火,白茅野燒(野火、路燈),喜秋、冬及木。平頭,聾啞,大敗,破字,懸針。
 - 丁酉火,鬼神之靈響(螢火、香火),火無形者,喜辰、戌、丑、未。天乙,喜神,平頭,破字,聾啞,大敗。
 - 戊戌木,蒿艾之枯者(棟柱),喜火及春、夏。華蓋,大敗,八專,杖刑,截路。
 - 己亥木,蒿艾之茅(樑柱),喜水及春、夏。闕字,曲腳。
 - 庚子土,土中空者,屋宇也(洞窟),喜木及金。木德合,杖刑。
 - 辛丑土,墳墓、牆壁,喜木及火與春。華蓋,懸針,闕字。
 - 壬寅金,金之華飾者(金飾、描金),喜木及微火。截路,平頭,聾啞。
 - 癸卯金,環鈕、鈴鐸,喜盛火及秋。貴人,破字,懸針。
 - 甲辰火,燈燭(燈具)也,喜夜及水,惡(音:ㄨˋ)晝。華蓋,大敗,平頭,破字,懸針。
 - 乙巳火,燈光也,同上,尤喜申、酉及秋。正祿馬,大敗,曲腳,闕字。
 - 丙午火,月輪,喜夜及秋,水旺也。喜神,羊刃,交神,平頭,聾啞,懸針。
 - 丁未水,水光也,同上。華蓋,羊刃,退神,八專,平頭,破字。
 - 戊申土,秋間田地(大路),喜申、酉及火。福星,伏馬,杖刑,破字,懸針。
 - 己酉土,秋間禾稼(坦途),喜申、酉及冬。退神,截路,九醜,闕字,曲腳,破字,聾啞。
 - 庚戌金,刃劍之餘(釵釧、首飾),喜微火及木。華蓋,杖刑。
 - 辛亥金,鐘鼎寶物(珠寶),喜木火及土。正祿馬,懸針。
 - 壬子木,忌水多之木(怕濕的樹木),喜火、土及夏。羊刃,九醜,平頭,聾啞。
 - 癸丑木,忌水少之木(怕燥的樹木),喜金、水及秋。華蓋,福星,八專,破字,闕字,羊刃。
 - 甲寅水,雨水、河流也,喜夏及火。正祿馬,福神,八專,平頭,破字,懸針,聾啞。
 - 乙卯水,露珠、圳溝也,喜水及火。建祿,喜神,八專,九刃,曲腳,懸針。
 - 丙辰土,堤岸、河谷、沖積平原,喜金及木。祿庫,正印,華蓋,截路,平頭,聾啞。
 - 丁巳土,土之沮(音:ㄐㄩˋ,低濕的樣子)、濕泥、沙土,喜火及西北。祿庫,平頭,闕字,曲腳。
 - 戊午火,日輪(太陽),夏則人畏,冬則人愛,忌戊子、己丑、甲寅、乙卯。伏神,羊刃,九醜,棒杖,懸針。
 - 己未火,日光(月光)、桂花,忌夜,亦畏四者。福星,華蓋,羊刃,闕字,曲腳,破字。
 - 庚申木,石榴花,喜夏,不宜秋、冬。建祿馬,八專,杖刑,破字,懸針。
 - 辛酉木,石榴子,喜秋及夏。建祿,交神,九醜,八專,懸針,聾啞。
 - 壬戌水,海洋(濁水)也,喜春、夏及木。華蓋,退神,平頭,聾啞,杖刑。
 - 癸亥水,淵海、百川(清水),喜金土火。伏馬,大敗,破字。截路。

  以上六十甲子,盛大者忌變為小弱,小弱者欲變盛大也耶。先貧賤而後富貴則榮華,先富貴而後貧賤則卑辱;不可以其先貧賤而不論其富貴,亦不可以其先富貴而不論其貧賤也。且生年屬木,假令是庚寅、辛卯,則木之盛大可知;若月、日、時、胎不見他木,則以松柏論,萬一上見楊柳木或石榴木,則捨大就小,不以松柏論也。假令是壬午、癸未生人,則木之小弱可知,若月、日、時、胎不見他木,則以楊柳論,萬一見松柏木或大林木,則棄小論大,不可以楊柳論也。以至天上火、劍鋒金、大海水、大驛土生人,月、日、時、胎別見他位,納音同而小弱者,又如:覆燈火,金泊金、井泉水、沙中土生人,月、日、時、胎別見他位,納音同而盛大者,或引凡而入聖,或先重而後輕,皆當從其變者而論之,不可拘於一端。

  甲子,從革之金。其氣散,得戊申土、癸巳水相之則吉,戊申乃金臨官之地,土者更旺於子,必能生成;癸巳係金生於巳,水旺於子,納音各有所歸。又為朝元祿,忌丁卯、丁酉、戊午之火。

  乙丑,自庫之金。火不能剋。蓋巳藏之金自無剋害沖破,未有不顯榮者,獨忌己丑、己未之火。閻東叟云:「乙丑為正印,具大福德,秋、冬富貴壽考,春、夏吉中有凶;入格則建功享福,帶煞類為凶會。」《玉霄寶鑒》云:「甲子、乙丑未成器,金見火則成,多見則吉。」

  丙寅,赫曦之火。無水制之則有燔灼炎熱之患,水不可過,獨愛甲寅之水,就位濟之。又名朝元祿。《五行要論》云:「丙寅火含靈明沖粹之氣,四時生生之德,入貴格則文采發應,主魁甲之貴。」

  丁卯,伏明之火。氣弱,宜木生之,遇水則凶,乙卯、乙酉水最毒。

  戊辰,兩土下木。眾金不能剋,蓋土生金,有子母之道。得水生之為佳。《五行要論》云:「戊辰、庚寅、癸丑三辰,挺剛德清健之數,生於春、夏,能特立獨奮,隨變成功;更逢旺氣,則有淩霄聳壑之志。惟忌秋生,雖懷志節,屈而不伸。」

  己巳,為近火之木。金自此生,於我無傷;忌見生旺之金。閻東叟云:「己巳在巽,為風動之木,根危易拔,和之以金、土,運規東南,方成材用,雖外陽內陰,別無輔助,則其氣虛散,更為金鬼所剋,乃不材之木也。」

  庚午、辛未,始生之土。木不能剋,惟忌水多,反傷其氣。木多卻有歸,蓋木歸未也。閻東叟云:「庚午、辛未、戊申、己酉皆厚德之土,含容鎮靜,和氣融洽,福祿優裕,入格則多歷方岳之任,有普惠博愛之功。」

  壬申,臨官之金,利見水、土,若丙申、丙寅、戊午之火則為災害。《玉宵寶鑒》云:「壬申、癸酉,金旺之位,不可復旺,旺則傷物;不可見火,見火則自傷。」

  甲戌,自庫之火。不嫌眾水,只忌壬戌。所謂墓中受剋,其患難逃。《五行要論》云:「甲戌火為印為庫,含至陽藏伏之氣,貴格逢之,富貴光大。惟忌復生,防吉中有凶。」

  乙亥,伏明之火。其氣湮鬱而不發,借己亥、辛卯、己巳、壬午發,未木生之則精神旺相,癸亥、丙午水有之則不吉。

  丙子,流衍之水。不忌眾土,惟嫌庚子,乃旺中逢鬼,不祥莫大焉。《五行要論》云:「丙子自旺之水,陽上陰下,精神俱全,稟之者天資曠達,識量淵深;春夏為濟物之氣,多建利澤之功。」

  丁丑,福聚之水。最愛金生,忌辛未、丙辰、丙戌,相刑破也。《五行要論》云:「丁丑、乙酉,在數為渙弱之水,陰盛陽弱,稟之者器識清明,多慧少福,橐以水木旺氣,則陰陽均協,為貴達崇顯之氣。」

  戊寅,受傷之土。最為無力,要生旺火,以資其氣。忌己亥、庚寅、辛卯諸色木剋,主短折之凶。《五行要論》云:「戊寅、丙戌此二位乘土德厚氣,一含生火,一含宿火,是謂陽靈襲中,福慶之辰;貴格得之,道德蓋世,貴極人臣,惟親王、貴公子多於此日生;常格得之,亦主福壽遐遠,始終安逸。」

  己卯,自死之土。抑又甚焉。貴得丁卯、甲戌、乙亥、己未之火,由合而來,以致其福。《五行要論》云:「己卯,自死土,建於震位,風行雷動,散為和氣,德自沖虛。稟之者類有道行,隨變而適,有養生自在之福壽,惟不利死絕,則為久假不歸之徒。」

  庚辰,氣聚之金。不用火制,其器自成,火盛反喪其器,病絕火無害。若甲辰、乙巳火,惡不可言;亦不能剋眾木,蓋我氣亦聚耳。閻東叟云:「庚辰之金具剛健沈厚之德,稟聰明疏通之性。春、夏福禍倚伏,秋、冬秀穎充實;入格則兼資文武,帶殺則好弄兵權。」

  辛巳,自生之金。精神具足,體氣完備,炎烈熾化而不亡。忌丙辰、乙巳、戊午之火。蓋金生於巳,而不能生敗於午,絕於寅而氣散,復見生旺之火,烏可當之?《五行要論》云:「辛巳金為自生學堂,具英明瑰奇之德,秋冬得力十全,春夏七凶之吉;入貴格則主學行英偉,致身清貴,常懷濟物之心。」

  壬午,柔和之木。枝幹微弱,木能生火,卻忌見火多,多則燼矣。雖生旺之金,亦不能傷。蓋金就我敗,得金反貴。水土盛者亦貴。惟忌甲午金傷之。《五行要論》云:「壬午,自死之木。木死絕則魂遊而神氣靈秀,稟之者挺靜明之德,抱仁者之勇,建立功行,可謂靜而有勇,延年益壽。」

  癸未,自庫之木。生旺則佳,雖乙丑金不能沖破,各歸其根而不相犯。忌庚戌、乙未金。《玉宵寶鑒》云:「壬午、癸未謂之楊柳木者,蓋木至午而死,至未而墓,故盛夏葉稠,得其時則富壽,非其時則貧夭。」

  甲申,自生之水。其氣流衍,宜有所規。亦借金生,不忌眾土,特嫌戊申、庚子之土。《五行要論》云:「甲申水自生,含天真學堂,得之入局主智識聰慧,妙用無窮。」

  乙酉,自敗之水。假眾金以相之,蓋我氣既弱,借母以育。忌己酉、己卯、戊申、庚子、辛丑之土,則夭折窮賤。

  丙戌,福壯祿厚之土。木不能剋。忌見生旺之金。若遇火盛則貴不可言。

  丁亥,臨官之土。木不能剋。嫌金多,須得火生救之,乃吉。忌己亥、辛卯之木。《五行要論》云:「丁亥、庚子二土中含金數,內剛外和。稟之者得有定力,土下濟之以水火旺氣,能建功立事,敢為威果之行。」

  戊子、己丑,水中之火,又曰:神龍之火。遇水方貴,為六氣之君火也。《五行要論》云:「戊子含精神輝光全實之氣,作四時保生之福,入貴格則為大人君子,器宇含弘,富貴終吉。」己丑,為天將之火,又為天乙本家。含威福光厚之氣,發越峻猛,貴局乘之,為將德,為魁名而建功。《燭神經》云:「丑,胎養之火,其氣漸隆。若遇丙寅、戊午之火助之,可成濟物之功。」

  庚寅、辛卯,歲寒之木。雪霜無以改其操,況金能剋之乎?上有庚辛,不假制治,自然成材。閻東叟云:「辛卯木自旺,春夏則氣節挺拔,建功立事;生於秋則狂狷折挫,勁氣不伸。」

  壬辰,自庫之水。若池沼水積之地,忌金來決破。若再見壬辰,是謂自刑,別辰無咎;遇多水、土皆喜。惟畏壬戌、癸亥、丙子之水,生旺太過,汗漫無歸。《五行要論》云:「壬辰水為正印,含清明潤沃之德。稟之者含容弘大,心識如鏡。春夏得之,作大福慧;秋冬得之,類奸詐無德。」

  癸巳,為自絕之水,名曰:涸流。若丙戌、丁亥、庚子壯厚之土,其涸可待;若得三合生旺之金生之,則源泉混混,盈科而進也。《五行要論》云:「癸巳、乙卯,自絕、自死之水,乃至陰退,藏真精嗇,養凝成貴氣。貴局乘之,類是妙道,君之夙體常德,有功及物。」

  甲午,自敗之金,亦曰:強悍之金。遇火生旺,其器乃成。忌丁卯、丁酉、戊子之火凶。《五行要論》云:「甲午金為進神魁氣,具剛明之德。秋、冬則吉,春、夏或凶;入貴格主科場建統眾之功,非時帶煞,則暴戾剋忍,寡恩少義。」

  乙未,偏庫之金。亦火制,而土生之則福壯氣聚。忌己未、丙申、丁酉之火。《五行要論》云:「乙未金在數為木庫,又為天將。具純仁厚義之德,無往不吉。貴格得之,是不世之英傑,魁鎮士倫;常格得之,帶煞沖犯,亦作小人中之君子,眉壽人也。」

  丙申,自病之火,丁酉,自死之火。其氣極微,假木相助,其氣方生。忌甲申、乙酉、甲寅、乙卯之水。閻東叟云:「丙申,病火。以木為文明之德,以水為曠達之性,以土為福慧之基;惟金為暴瘧,縱有吉辰,革為不和之氣。」

  戊戌,土中之木。忌重見土,若納音土多,一生屯蹇。金不能剋,蓋金氣至戌而散,遇金乃能致福;利見水多木盛而為貴格。閻東叟云:「戊戌之木,孤根獨立,和之以水火旺氣則有英明秀實之德,入格則文章進達,福祿始終,然乘天將之氣,主備歷艱險,節操不移,方見晚福。」

  己亥,自生之木。根本繁盛,不忌眾金,惟嫌辛亥、辛巳、癸酉之金;若見乙卯、丁未水、癸未木,未有不大貴。閻東叟云:「己亥之木,得時則清貴,非時則辛苦。」

  庚子,厚德之士。能剋眾水,不忌他木,蓋木至子無氣;若遇壬申之金,謂之明位祿,其貴必矣。

  辛丑,福聚之土。眾木不能剋,蓋丑為金庫,丑中有金,見木何傷?《玉宵寶鑒》云:「庚子、辛丑土愛木而惡水,見木為官,見水不相宜。」

  壬寅,自絕之金,癸卯,氣散之金。若見眾火則喪氣,惟水、土朝之則吉。《五行要論》云:「壬寅、癸卯為虛薄之金,具仁柔義剛之德。科冬剛健無凶,凶為吉兆;春夏則內凶外吉,吉乃先凶。入貴格則志節英明,帶煞則兇暴不能終也。」

  甲辰,偏庫之火。多火助之,吉,所謂同氣之求,以資其不足。若見戊辰、戊戌木生之,為貴格;忌壬辰、壬戌、丙午、丁未水最毒。《五行要論》云:「甲辰為天將之火,含敏速峻烈之氣,入貴格則為特達,為文魁,利秋冬,不利於夏。」

  乙巳,臨官之火。水不能剋,蓋水絕於巳;得水濟之,則為純粹。若得二、三火助之,亦佳。《五行要論》云:「乙巳火含純陽巽發之氣,光輝充實,春冬向吉,夏秋向凶。」

  丙午、丁未,銀漢之水。土不能剋,此天上之水,地上之金不能生也。生旺太過,反傷於萬物;死絕太多,又不能生萬物。《五行要論》云:「丙午,至崇之水,體南方溫厚之氣。稟之者類有道氣虛變,穎異有為,魁眾出倫;丁未具足三才金數,得沖正之氣。稟之者主精神氣全,性根高妙盡變之道。」

  戊申,重阜之土。木絕於申,不能剋。若見金水多助,則富貴尊榮之格也。

  己酉,自敗之土。其氣不足,借火以相助之。見丁卯、丁酉火則吉,切忌死絕。畏辛卯、辛酉木,災蹇夭折。

  庚戌、辛亥,漸成之金。不可見火,恐有所傷。若得水、土相之為貴。閻東叟云:「庚戌,火墓之金,有剛烈自恃之暴。秋動庶幾沈厚,春夏動生悔吝;君子執兵刑之權,小人恣獷悍之性。辛亥金稟乾健、純明、中正之氣,春、秋、冬三時吉,夏七吉三凶。貴格乘之,體仁守義;若帶刑殺,肆暴貪功。」

  壬子,專位之木,癸丑,偏庫之木。遇死絕則富貴、生旺則賤;水多則夭折;金多土盛為佳。《五行要論》云:「壬子,幽陰之木,陽弱陰盛,柔而無立,類仁水德。用事惟對以丙午水,則為水、木沖粹之德,類入神仙異士標格,非常流也。」

  甲寅,自病之水,乙卯,自死之水。雖然死病,土不能剋,蓋支干二木可以制土。若見壬寅、癸卯之金,則為優裕。《五行要論》云:「甲寅、壬戌二水為伏逆,陰勝於陽,主奸邪害物,惟濟之以火土損益,方成大器。」

  丙辰,自庫之土。厚且壯,喜甲辰火,惡戊辰木。此土凡木不能傷,蓋丙,火也,辰為火偏庫,土已成器。惟嫌戊戌、己亥、辛卯、戊辰之木。《五行要論》云:「丙辰土為正印,建五福吉會之德。稟之者類皆亨大有為,不富即貴,惟犯沖者多為僧道。」

  丁巳,自絕之土。又不為絕,蓋一土居二火之下,在父母之鄉,乘天屬之恩,故不為絕。木不能剋,火多益佳。《玉宵寶鑒》云:「丁巳含東南火德旺,數得之者,含容福壽。」

  戊午,自旺之火,己未,偏庫之火。居離明之方,旺相之地,其氣極盛,他水無傷。忌丙午、丁未天上之水。《五行要論》云:「己未,衰火,含餘藏寶之氣,春、夏之月,運入沈潛之鄉,則明達峻敏,福慶深遠,夏得之,非和氣也,秋得之,則先吉後凶。」

  庚申、辛酉二木,金居木上,因金以成器,忌再見金,致毀其器。若見甲申、乙酉水則入格。《玉宵寶鑒》云:「庚申,自絕木,為魂遊神變,遇此日生者,類非凡器,常格主賦性穎異,家族不羈,入貴格則是英傑之才,立不世之功。辛酉,失位之木,木困金鄉,乘之者涉世多艱,惟對癸卯金則剛柔相濟,挺拔出群,決取巍科。」

  壬戌,偏庫之水,癸亥,臨官之水,名曰:大海水。蓋支干、納音皆水,忌見群水,雖壬辰水庫亦不能當。不忌他土,死絕則吉,生旺則氾濫無所歸也。《玉宵寶鑒》云:「亥子,水之正位,壬戌氣伏而不順,唯此水、土損益之,乃成大器。

  癸亥具純陽之數,內體至仁,稟之者天資夷曠,志氣浩然,發為功案,利澤日時,帶煞則凶狡之流。」

  又曰:丙戌之土為福隆厚,火鐘於此故也。己未、庚辰、戊辰、丁丑與此同義。己未,火也,未中有墓木;庚辰,金也,辰中有墓土;戊辰,木也,辰中有墓水;丁丑,水也,丑中有墓金,皆父母之氣,各有所養。此五者福壯厚以上,有鬼所傷,不為害,氣成故也。乙巳、戊午,乃盛炎之火。秋冬作德吉,春夏作刑凶。若仲夏暴炎一發,旋即歸燥竟焚,和而為咎。乙巳,臨官之火,上有一木生之,其氣盛矣;戊午,自旺之火,若生秋冬,為溫燠之氣,為濟物之德。若生春夏,旺火復得陽位則作凶,生仲夏,為暴戾、刻忍、凶夭之流也。乙卯、癸巳、丁酉、乙亥,水火雖死絕,卻清明而妙佳。火死絕而內明外晦,返照迴光,水死絕而湛然清澈,可燭鬚眉,故卻清明而妙佳。壬寅之金,事君不逆,庚申之木,為臣不強。

  五行屬五音,宮土者,君也,商金者,臣也,角木者,民也。商太過則臣強,角太過則君弱。故五音之中,常用四清以殺商角。庚申者,角木自絕也,壬寅者,商金自絕也,性情得忠順之道,故事君不逆,為臣不強。所以自紫微、鸞台、鳳閣以上官,切忌金木生旺之命,如是必不為之,為之亦不能久,獨台諫則可。若金木生旺而剋破則不然。庚申木、乙巳火,土金生而還不生;丙午水、癸卯金,木水死而還不死。土生申而不生於庚申,水生申而不生於戊申,火生寅而不生於甲寅,金生巳而不生於乙巳,木生亥而不生辛亥,蓋生處而反受制也,得之者夭壽;木死卯而不死於癸卯,土死卯而不死於丁卯,木死午而不死於丙午,金死子而不於庚子,火死酉而不死於辛酉,蓋死處得生也,若得之者長壽。

  戊子,支干旺於北方,乃水之位,納音屬火,乃水中之火,非神龍不能有之;丙午,支干旺於南方,乃火之位,納音屬水,乃火中之水,非天河不能有之。戊子人得丙午,或丙午人得戊子,無不貴。蓋火中生水,水中藏火,水火既濟,精神運動,必靈異於人矣。

  辛丑之土不嫌於木,戊戌之木不怕於金。何以辨之?丑中金庫,木不為鬼;戌中有火,金反受其殃。若戊戌之木,二土在上,一木在下,埋在二土之內,尚未萌芽,不見其形,是土盛木弱。餘皆仿此。

  庚寅木、丁巳土不嫌金木之鬼。金至寅宮,雖為鬼而金絕在寅,故不為鬼;木至巳宮,而巳有生金剋木,故不為鬼。若庚寅木逢壬申金,相沖受剋。餘皆仿此。

  庚午之土,乘南方旺火以養其形,戊申之土自生,庚子之土自盈,不忌木鬼。蓋木至午死,申絕子敗,又自強之土何傷?餘皆仿此。

  壬申,癸酉、庚戌、辛亥四金氣壯,不嫌於鬼。戊子之火不畏其鬼,水中霹靂之火,神龍有之,蓋有水則雷方鳴,若逢丙午、於未天上水、則有所忌;有相戰之功。大凡本命支干受傷,則主六根不足,有始無終,如丁巳見癸亥、壬子見戊午。餘皆仿此。

  戊午、庚申,彼我得之,超異。庚申,石榴木,夏旺,故喜戊午。蓋火官旺,而石榴木性得時,戊午乃旺極之火,喜於申,見天馬相資也。其神頭祿者,即十干專位祿,乃陰陽專位,天地神會也。列八卦之真源,演五行之成敗,剛柔相推,有無合化。故壬子之水應北方之坎,丙午之火實南宮之離,所以丙午得壬子不為破,丁巳得癸亥不為沖,是水火相濟之源,有夫婦配合之理,坎離為男女精神之用也;壬子得丙午,癸亥得丁巳,則先後火水,有未濟之象,不如丁巳見壬子,丙午得癸亥也。庚申、辛酉之金應西方之兌,甲寅、乙卯之木象東方之震,所以甲寅得庚申不為刑,乙卯得辛酉不為鬼,是木女金夫之正體,明左右之神化也。木主魂,金主魄,二者左右,相間不合,若能金合,則神之化生以無間也。若庚申得乙卯、辛酉得甲寅不為元辰,變通之用也。

  戊辰、戊戌之土為魁罡相會,乾坤厚得,覆載含生,不得以為反吟。戊辰、戊戌不為沖,土得正位,干守元會也。己丑、己未是貴神守忠貞,此四真土有萬物始終之道,非大人君子,熟能備此德?況神頭祿各有神主之,左右運動於六合之中,盈縮於吉凶之變也。己丑土為天乙貴人,己未土為太常福神,解百煞之凶,若得之,當用為橫財之喜。戊辰為勾陳,戊戌為天空,土之神多遷改,居帥外藩,出鎮邊防,有不常矣;丁巳為蛇之神,凶以凶用,吉以吉承,多熒惑之憂,有滑稽之性;丙午為朱雀之神,應陽明之體,文詞藻麗;甲寅為青龍之神,博施濟眾,得四方之利;乙卯為六合之神,主發生榮華,和弱順黨;壬子為天后之神,主陰騭天德,容美多權;癸亥為玄武之神,乃陰陽終極,有潛伏之氣,從下如流,雖有大智,非軒昂超遠之士,順則安平,逆則奸宄;庚申為白虎之神,利於武而不利於文,有抱道孤騫之性,善中嚴外,色厲內荏,有仁義,好幽僻;辛酉為太陰之神,懷肅殺之氣,有清白之風,為文章利口,不世之才,然更各以親疏休旺定遇者之情性禍福。

聲明:本站內所有命理相關文章均為「望暘容雪」所編寫、校正、排版之文字,未經筆者之同意,請勿複製轉載,若有局部引用也煩請註明該文章原出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